• 2013-11-12

    武汉的秋。

    武汉的秋似乎永远都是这样的颜色,墨绿中点着些金黄,又蒙着点抹不去的灰色。

    我总是在秋天的时候回到武汉。好像是一只候鸟,总是在这样的季节归巢...

  • 2013-10-23

    整理。

    这两天在整理以前博客里的文字,已经从2004到2007,其中的变化清晰可见。04年琐碎,05年情绪,06年向往,07年反省。还没整理完,之后的变化兴许会更大一些。很多东西的转化发生在06年的夏天,心智突然就长大了。

    最近各种机缘让我开始整理过去的各种东西,照片,文字。好像在对一个阶段的告别,似乎只有如此才没有牵挂地能开始一段新的旅程,否则总觉有些未了之事。我大抵是这样的人,总想有一个了结,文字或者什么。虽说时光是连续的,但总觉得,有一些心里的仪式去告别,才能轻装上阵。

    以前我是一个活在过去的人,总是靠着回忆供养,念旧,多愁,月巨蟹的因子充分展现。大约也是从06年夏天开始,我不再依靠回忆生活,而是向往着,靠着希望生活。之后又到了某个时刻,希望也无法供养我了,因为我不再对事情产生期望。我只看得见每个当下的时刻,顺着流水,让它带着我走。

    我相信它,不再挣扎。

  • 台湾有很多这样的小地方,小小的地方。安安静静的,某一个契机被人知晓,然后游客们前来。奇怪的是,它依旧似乎未被打扰,依旧安安静静,慢慢的,轻轻的,隐匿在大山与溪流之中,平心静气。

    猴硐就是这样的地方。

    来之前就听一个台湾朋友推荐过猴硐,以前这里是一个矿厂,后来废弃了。听说在平溪支线上,坐车到瑞芳,搭乘火车就可以到。连续工作了几天,终于找到一天半的空暇,便起身朝这个方向出发。同一个方向的还有九份。

    因为不喜欢做攻略,也不看游记,旅行计划于我来说,就成了道听途说。常常觉得,一个地方至少要去上两三次才好,第一次是初识打个照面,毫无预设地用第一感觉去与它接触,这样得来的最真实。有了初初见面的印象之后,再去做一些更深的了解,再去探访,这样才能走进它。如果你喜欢的话,若能生活在那里一段时间,便是最好的。所以喜欢上一个地方,便会一次一次地去。平溪线是我还会再去到的地方。下次换一种方式,慢慢的。

  • 本来是想骑车来淡水的。可是偏偏一来台北,它就结束了半个月的大晴天,开始阴风怒号。虽然还弄了件雨衣穿上,却几乎不起任何作用。只好半道回府,坐捷运去淡水。

    想象中淡水很淡,但现实中的淡水拥挤得像外滩。一直以来,对嘈杂的承受能力都不高,只想快快离开。沿着河边走,没走多远,旅行团的势力范围就已过去。

    淡水淡了下来。虽无夕阳,却有着另一种静好。这里不适合匆忙的来去,应是找个小角落,就这么坐着,等着,看时间流过。一个人也好,两个人也好,不言不语。

  • 这两天在看台湾东部海岸的资料,不免回想起去年秋冬时候去的台湾。一次去出差,一次去上课,都是匆匆,挤出一两天的时间,在台北附近走走。去了淡水,九份,平溪线,Andy还带我们走了苏花公路,去到了花莲。第二次去,刚巧还赶上了简单生活音乐节,听了陈升的现场。

    秋冬的台湾,一直都在下雨,终于了解了那首《冬季到台北来看雨》。但人情物事都是暖暖的,就像那个小站,“暖暖”。

    大概是觉得台湾的感觉和胶片一样,温和质朴,略带点怀旧的色彩,便带了一个胶片相机。拍得并不多,只有两卷半,过了几个月后才冲洗出来。但就如这缓慢的时光一样,放久了,更加醇香。

  • 一。

    前几天,同事们在群里说着kid-style。Kid是我的英文名,kid-style就是我的style。可是,我看得云里雾里,并不知晓其中意思。

    于是,有人发了几张图以作解释,我还是没有特别明白。再后来,有人说,kid-style就是80%的天空。我翻出自己拍的若干照片,彻底地懂了。

    我的很多照片中,都会留80%的天空。这个习惯自己毫无知晓,习以为常,以为别人也是如此。可是,从别人的眼里来看,它竟成了我的某种“style”。

    二。

    为什么呢?

    我想我是希望画面干净,可是大地上的产物都是如此繁杂。天空多好,多干净,除了也许会有的云,其他的什么也没有。于是我将镜头默默地移上了天空。不过如果全是天空,画面又太单调,太千篇一律,所以80%刚刚好,剩下的20%作为平衡天空、接触大地仅有的物质。

    (这一切都是在默默地进行中,我的意识并不知晓。如今提到,才开始分析。我猜是如此的。)

    我的生活也是如此。80%的天空,20%的大地。我明白完全的天空太过虚渺,抓不住,但完全的大地又太过沉重而杂乱,承受不了,于是我选择某种比例的平衡,某种有些失衡的平衡。

    80%与20%,多少还是有些失衡。

    三。

    今日立春。

    早晨,走在上班的路上,天空干净透蓝,春雪融化的路面反射着天空的蓝光。本是习惯性地拿起手机,抬头拍下透蓝的天空和树木的枝干,却发现它们和一个月前拍下的并无太大不同。可大地变了,一个月前是冰雪冻住的地面,而现在却是因为融化而柔软的地面。质地不一样,闪烁着的光芒也不一样。还有驶过的送快递人开着三轮车的背影,画面因为这一切而变得鲜活。每一刻都不一样。

    大地是丰富的,因为实在而丰富,因为时间的流逝而丰富,因为生活的纷繁而丰富,因为生命的轮转而丰富。交织着,跌宕着,流动着,色彩斑斓着。

    而天空,天空没有时间,天空是为永恒准备的。

    我把镜头往下移了移,按下了快门。

    毫无由来的喜悦,好似看到了一大片疆域,又或是因为春风的原因。

    四。

    前日和朋友聊天。她说,她在一直寻找,某个更干净更美好的地方。我说,可是在物质世界里没有这样的地方,二元对立,有明必有暗。

    嘴上虽这么说,可我何尝不是也在找寻,下意识地去找寻。天空不就是这样的地方的代言词,可是我们却不能活在天空中,必须脚踏着大地,有明有暗,有好有坏,有对有错,有真有假,有恶有善,有美有丑的物质世界。而经历这一切是不是就是为了让我们懂得背后的统一,一个永恒不变的东西。

    那个地方心中有就好。因为我们从那里来,也将回到那里去。:)

    【Kid-Style】

    【真相】

  • 2012-12-17

    佛光。

    那天在云上,看见佛光。

    是时,正在读一本叫《朝圣》的书。看累了,眺望窗外,看见了这道光。

  • 2012-11-22

    我的地壇。

    @2012.2  冬末

  • 2012-11-19

    無言。

    很久了,不想說話。覺得說出來的一切都不重要,唯有去做。

    一切在靜默中。像溫潤的流水,像夏天的風。

    而冬天已過。

  • 2012-10-17

    我的仙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