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5-06-30

    动物园

    带小树去武汉动物园。上一次去是十年前,上上次是二十八年前。惊奇的是,二十八年前与那个脸蛋儿红扑扑的小女孩一起拍照的七个小矮人和白雪公主还在。

    十年前,我带着第一台数码相机A40,拍了好多模糊的黑天鹅和河马。那些照片至今都还未整理过,一直都在硬盘的角落里静静沉睡。十年后的今天,我用带着第N台数码相机,零星地拍了几张小树。

    最美的时光是在河马馆旁边的小松林里,旁边是墨水湖。小树在怀里安静地睡着,湖面吹来阵阵清风,各种鸟儿在林间欢快鸣叫。蚂蚁忙碌,蝴蝶嬉戏,松果尚青。天边的云低沉浓厚,一层又一层。远方有雨。

    我不能确定这小子在以后漫长的年岁里,是否会对这次动物园之行有丝毫些许的记忆。但他至少喜欢上了袋鼠蹦蹦的样子,学会了盘羊咀嚼青草时嘴巴的动作,然后羊儿叫了一声,他就哭了,被吓哭了。小子的胆子不大,慢热,对一切新事物尤其谨慎。这次动物园之行让我下定决心,在今后的时光里,带他去看生活在自然里的动物,在草原上自由奔跑的骏马,在丛林中踪迹难寻的犀牛,在寺庙周围生活的猴子,在船边穿梭的海豚。而不是在笼中郁郁寡欢过完一辈子,为讨的几块肉吃而表演逗人笑的倒立。

    我想起过去的很多旅行,在旅行中看见过自由的它们,天性自由的它们,突然又生出很多感激。

    好了,再见了,动物园。每个小朋友的童年都需要有动物陪伴,但并不是每个小朋友的童年都要有动物园。

  • 2010-09-05

    灵山

    离北京城区不远的高山草甸。登顶的时候我想起珠峰南坡的Kala Pathar,贡嘎的上热乌且...最近总是不经意想起过去的很多旅途。

    又想上路了。

  • 最近琐事很多,静下来的时候,常常会想起这个有鸟儿飞翔的地方。

  • 2010-07-06

    悲伤动物园

    动物园本来是去年要去的,为一个孩子。终于还是种种原因没有去成,孩子也失去了联系。在北京温度狂飙的第一天,我又重返这个二十多年以前去过的地方,却有深深的悲伤在心头。

    孩子们的尖叫,众人的闪光灯。我看得见它们悲伤的眼神,孤独的,防卫的。有种东西无法伸展,只能窝在此处,等它死掉。有一个志愿者一直坐在猩猩馆的玻璃前,和猩猩说话。猩猩他什么都懂,会辨认你的面目,会听得懂你说话,他会拍拍头说哦我记起来了,也会黯然也会神伤。

    我见过藏野驴,在青藏高原上肆意奔跑。它们有健硕的身体,和一股不服输的傻劲,会一直和汽车赛跑。而再次见它,却是在酷热北京的笼中。慢悠悠的走路,吃棚里的草,身体依然健硕,眼神中却总是有一种莫名的忧伤。它那广阔的草原到哪里去了?那里的环境虽然恶劣,适者生存虽然残酷,但奔跑就是它们最源本的生活,是本性,是天命。安逸,不愁吃穿,却是一种沉沉的压抑和麻木,把它们的腿脚束缚。

    动物园是一个巨大的错误,虽然城市的孩子很可怜,几乎接触不到动物,但我真的宁愿他们从小也不要去动物园去看笼子里的动物。这个根基会加深他们对人类盲目自大的认同,失去对大自然的敬畏。我记得在尼泊尔Chitwan的时候,向导带我们去丛林里探险,有像翼龙一样的大鸟在树间飞过,有树根上巨大的蚂蚁窝,还有犀牛,还有小鹿。虽然,我们依然还是把它们打扰了,但至少,它们还在自由自在地生活。

    阳光很好,天空很蓝。在快要离开动物园的时候,几乎同时收到两个朋友的短信,天上的鱼鳞云好美。我抬头,眼前出现一条巨大的鱼,在天空中、在大树间游畅。

    如果是我们在笼中?

  • 2010-07-05

    Animals in the Jail

    So sad...

    只有鸟儿是自由的,带来外面的消息。

  • 2010-06-08

    fish r our friends

  • 2010-06-05

    两只小泰迪

    刚败了个头,就遇到这两只超级可爱的小泰迪。

  • “1963年12月,动物学家Adriaan Kortland目睹了以下的动人画面:那是非洲雨林的日落时分,那里的落日景象非常壮丽。有一只黑猩猩单手抱着他的点心--一颗木瓜,边走边看到了这幅景象。结果,黑猩猩放下了木瓜,整整15分钟内,他就好像被不断变换色彩的华丽晚霞给下了魔咒,完全无法动弹。夕阳西下后,他默默地回到灌木丛里,把木瓜遗忘在原地。

    当这只黑猩猩在黄昏下面对逐渐退去的光线时,是深紫与火红的柔和混合色在搅拌着他的想象力吗?是薄暮唤起了他那些已逝的日子与对同伴的回忆,因而勾起傍晚时分漫长孤寂的愁绪,抑或只是处于一个恍惚的状态?没有人知道真正的答案。”

    --《我的灵魂遇见动物》

  • 2009-06-16

    虫儿在躲雨

    下雨了,虫儿们都有自己的躲雨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