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12-04

    凤凰杂记(二)

    早晨的玻璃窗含着滴滴泪水,一打开,空气又顿时变得如白日下午那样透亮开朗了。要离开这个田园小屋,有些不舍它的阳光。每个屋子好像都有它自己的生命一般,你住进它,你便和它发生了联系,彼此成为对方的一段。离开了,便与朋友之间的不舍一样。之后的日子,大概都要如这般,刚刚有和它有了感情,便又要离开。一个一个。我更喜欢找到一个自己喜欢的地儿,待着,长长地待着,不换。

    冲一杯蜂蜜,一口饮尽。蜂蜜是小溪大山里的野生蜜蜂酿的,村民们把木桶放在石头底下,便会有蜜蜂在这里做窝。一年也就一桶,采集山野鲜花,合着山泉清露。这是司机师傅送的一杯,说可以就着自酿的米酒喝,有别样的味道。没有喝完,就装在饮料瓶中,一天一点点,回味大山里的甜蜜滋味来。

    和客栈的阿姨聊天,她是广东人,五年前来到这里,是北边街做的第一家这样的客栈。不过马上六年租期即到,而周围也开满了和它同类相仿的客栈,旅游的人多了,生意却越来越不好做了。当地的街坊邻居对她们都很好,有事都会照应着。不过现在当地人若是有好位置的房子,都不愿自己做生意。把房子租给外地人,反倒省心也同样能挣不少钱。

    去吃午饭的路上,城墙脚下看到一个苗族妇人正在打着花带。这是在凤凰难得见到的,因为大街小巷摆摊的货品大多一致,水货银器,机绣的包包。唯独这一个,是真正的手工制作。她不是作秀,没有摆任何招牌。她姓龙,所以每个她打的花带上都会有一条小龙。一天的时间只能打三个手机腕带,七天时间才能打出一条大花带。以前在虹桥下面做,生意好得做不完。今年国庆,为了申请世界文化遗产,政府规定不能乱摆摊,只能在规定的南边街上,每个人抓阄定位置,生意冷冷清清。我们聊天的时候,城管还来查过,若是有人没摆摊,还会取消摊位的资格。“以前的沱江,清得都能见到石板。现在都是水草,每年都要剪好多次,还是长的很快。夏天有人游泳,不过水太脏,回到家里要好好洗澡才行。”

    昨夜睡觉,玻璃窗都被隔壁酒吧的声音震得发抖。此时坐在一个小清吧里,傍晚时分还算安静,夜晚一到,整个沱江两岸就是一个震天吼的世界。怪不得一个极爱凤凰,一次一次来到这里的朋友,告诉我不要来凤凰了,很坏很坏。

    我一直在找这个时间点,07年?08年?好似就这几年,每个人给我的答案又都不太大一样。每个地方都在变化,好像有它们自己的生命一样,走向一个更大环境趋势带它走去的地方。就像村里的年轻人都去了城里打工,女人必然会渐渐遗忘如何亲手打一条花带,青年男女依然会赶边边场,但不再唱起苗歌。时代的潮流把我们,把每个人的生活推向一个方向,作为个体我们无法去改变什么。唯有看到它,记录它,若有一些微薄的力量,便是更好。

    其实,这座城,在有些时候,有些地方,依然有美丽朴实的心。有心的人就能发现。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烟花 2007-12-04

    评论

  • 对那里的蜂蜜有感情了,还有银饰和花带
  • 也许,是破坏了,但是承受着喧嚣的侵蚀下的凤凰,它的美,是需要发现的~
  • “其实,这座城,在有些时候,有些地方,依然有美丽朴实的心。有心的人就能发现。”

    我后来在丽江也有这个感觉,呵呵
    回复yak说:
    不管它再怎么样,还是有一些东西,很坚实的,在那里的:) 凤凰约等于丽江。
    2010-12-07 23:20:38
  • 总有被人遗忘的美好呢。总觉得身边的湖里曾有过十几米长的鱼王
    回复孔雀说:
    洞庭湖水怪 :P
    2010-12-07 23:19:17
  • 物质的填充,淳朴的顺从,敛财的地儿变化了,可是还有那么一方可爱之地的。kid姐你的文笔这么好,为什么不写本书呢?既是分享,又是对自己的萃取。
    回复kadii说:
    希望有一天能写得出一本自己满意的书吧 :)
    2010-12-07 23:15:04
  • 凤凰早已不是曾经的凤凰。事实上十年前就已经变味了。我同意以德胡人的说法,人民政府一直在不遗余力的破坏凤凰。建议你去一下茶峒,那里才是沈从文笔下的边城。
    回复天涯说:
    嗯,过几天会去的 :)
    2010-12-07 23:08:00
  • 我还是很爱那里的。
    回复阳光说:
    每个人有每个人自己的凤凰 :)
    2010-12-05 20:08: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