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11-01

    紫阳路155号。

    如今已经没有紫阳路了。

    我路过这里,坐在没有空调的空调车中。秋天的中央,阳光有点懒散,空气不再干净,有些些灰尘的薄雾。四处都是工地,护栏,吊车,人们仿佛已经习惯这一切,面无表情地在路上骑车,走路,等公交。灰蒙蒙的空气中人们都面无表情,这似乎是最理所应当然的一件事情了。

    我看到一个巨大的工地,大地被翻开,泥土裸露着,有巨大的金属骨架在搭建,银色泛着点现代化的蓝光。我的视线在寻找那个牌坊,报纸上说,牌坊会留下来。这是唯一留下来的了。

    二十年前,或者更早,牌坊的后面是我的乐园。那是院子的大门,我们就住在院子里的第一排房子,房前有一棵大树,和四楼一样高,后来越来越高,高出了房子。夏天它会长出一条一条的“小苍蝇”,秋天的落叶会铺满一地。树下曾停过一辆废旧的卡车,我们便爬上车,然后往下跳,泥土软软的, 再加上落叶的铺衬,更是一个朴素的乐趣。有次我在牌坊的柱子上发现一只知了,那是上学前的最后一个夏天,心中充满对未知的兴奋又有点愉快的慌乱。我在紫色封面的日记本上,歪歪扭扭写下一篇关于知了的日记,断断续续都是拼音。爷爷的阳台上,种了三十三盆花,鸡冠花和菊花开得最好,我却不怎么喜欢,倒是经常打扰小小的含羞草。有次我坐在阳台栏杆的边缘,双腿伸在外面,忽然就有了种悬在空中可以飞的感觉。只是不小心小红拖鞋掉下去一只,差点砸到人楼下的路人。

    每到深夜,牌坊的门会关闭。我们的房没有窗帘,夜里路过的车,光斜斜地投射到天花板上,移动着,一下子就闪过去了,隐隐中有种特别的意味。睡觉之前,我会读一篇三百六十五夜故事,或者是一首儿歌。妈妈给我订了好多杂志,也不知道为什么,上面的字我都懂。

    有时候我会偷喝五体柜上的白葡萄酒,有时候是偷吃妈妈吃了一口就废弃在书柜里的龟苓膏。但更多的时候,是穿着旱冰鞋在客厅走廊里跑呀跑呀,或者是把我各种缺胳膊少腿的小娃娃们摊开来放在地上和它们玩游戏。表哥有一个任天堂,我常常看着他们玩,一看一下午,不觉得厌倦也没有自己上场的冲动,就是安静地看着。

    我又想起很多很多梦,背景都是那个院子,那个个三室一厅。在那里,我总是能够飞檐走壁。

    如今它们都没了,只剩下一个牌坊,孤零零地立着,失去了所有的臂膀。它的背后是一片庞大的工地,工地将来是庞大的广场。而它,还是那副二十年前的模样,青墨色的痕迹,于武汉灰黯的天色,仿佛又是百年以前。

    而牌坊前那个每天耷拉个书包摇摇摆摆晃回家的小姑娘,也不在了。

    分享到:

    评论

  • 其实那里的点点滴滴都是记录着成长的轨迹
  • 身边的一切都在改变,我们不能阻止它的改变,也停不下时间,只能好好的留在那些曾经的回忆中,那个公园,在回忆里,存在,时不时浮现,快乐的,温馨的,相聚的,孩提时的。。很多很多。也许,就在我们各自的记忆里沉淀了~
  • 我也偷喝过,不过是金银花露...
    回复cc说:
    那不是杯具了...
    2010-11-06 20:56:42
  • 我不知道紫阳湖公园离155号是近还是远。对这里的全部印象还是停留在8、9年前的元宵灯会上,父母们带着穿上新衣的孩子,有五彩的纸糊灯笼,点上蜡烛,我一直觉得这才是年的味道。

    我在夏末秋初的日子回到过家乡,桂花香依然弥漫在街头,却不见了蓝的天和宁静的午后。游走了三镇,一直在想武汉的交通和环境在5年后会如何?改变的东西能否有其本质的价值?

    祝好!
    回复天蓝云白说:
    紫阳湖公园就在紫阳路155号对面,小时候每天都会去公园里呢,那个假山就是我的乐园。每年的元宵灯会都好热闹,有一年人太多了还发生过踩踏事件...
    2010-11-02 23:38: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