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06-22

    【印度支那的风】河内遇老友

    来越南之前,我从来就没想过在这样的地方会见到什么熟人。离开北京时在开心网上写了一个单词,Vietnam,以示我又要消失一段时间。没想到在越南一上网就收到一消息,是以前大学时的朋友晶晶。她说她这两天在河内,有空见见。

    晶晶在华为海外工作,上次有联系的时候是一年多前,她从巴基斯坦转战东南亚,在泰国待了一段时间之后就去了越南。我那时就一直觉得做海外市场的还是蛮有意思的,去这么多好玩的地方,倒也不想其实会有多么辛苦。没想到她在越南一待就待了两年,这次刚从国内回来,再过几天就打包东西回深圳总部了。我也正好刚刚赶上,见她一面,说来已经有五年了。

    我和晶晶以前不是一个系的,我电信,她计算机。大二那年我和朋友一起弄了个社团,暑假的时候贴了一堆小广告招人,晶晶就是其中一个。我印象最深的有两个,一个是她舞跳得特别棒,二是有一个巴基斯坦男朋友。大四我们并肩找工作,常常会跑到工作室分享彼此经验和成果。后来她进了华为海外,而我至今也记不起来,当年我去红房子面了没有。提到这个的时候,晶晶说,没有去也没关系,华为不适合你。

    接到她电话的时候我正在还剑湖边的水上木偶剧场排队买票,她让我把旅馆退了,今晚住她那儿我们可以好好聊聊。当阳光渐渐倾斜渐渐变得金黄的时候,她从taxi里出来,穿得优雅,我把我脏兮兮的大包扛到车的后备箱。和同龄人在一起,我常常发现自己很out,好像不合时代,不合潮流,不懂得打扮,也不知道最近流行什么。不过说白了这也是个人选择,是我自己选择了这样的自己这样的生活。有一次我调侃自己是大龄待业单身女青年,朋友说,这是你自己选的。工作,一堆你却不喜欢。男人,找一个结婚也不难。为什么你就这样到处折腾呢?

    是啊,为什么我就这样到处折腾呢?我到底在找些什么呢?

    晶晶带我去吃正宗的越南菜,又带我去公司转转。回来的时候天开始下雨,我们叫了一个出租车,她用越南话跟司机说怎么走,去哪里。她住的房子在顶楼,南北通透开了窗有特别舒服的穿堂风。我洗了衣服,挂在阳台上,听她讲那些在巴基斯坦、在斯里兰卡、在越南的故事。我们坐在大大的桌前吃柑橘,她说这是前些日子从国内带来的。桌子旁边有一个大大的画板,还有一个巨大的电子琴。她说前些时她在学钢琴,还想学画油画。我问她你还在跳舞吗,她说,跳呀,不过也就每年年会那会儿了。她说,她和她男朋友异地四年,这次回深圳终于能在一起了,下周二的飞机。

    第二天,雨停了,风吹得窗帘呼啦啦。我们去西湖看了看风景,又去老旧塔楼下面喝了一杯冰咖啡。越南有时候,美得很安静。

    傍晚,我要去老街搭开往顺化的夜班车。她送我到公交车站,我们一起穿过摩托车汹涌的大街。她说一定要给我拍一张背着看起来巨重无比的背包的照片。我说其实还好,不重,习惯了。

    再过几天,她就搭上回国的飞机。而我依然在异乡背着大包走走停停。

    有时候我也会向往这样的生活,就像很多人会向往我的生活一样。这时我会说,此岸和彼岸。我们总会觉得彼岸模糊而美好,可一旦抵达彼岸时,此岸也就变成了彼岸,模糊美好且不可及。那该怎么做呢?跳到水里去吧,便无所谓此岸与彼岸了。顺着流水,它会把我们带到我们该去的地方。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那些光 2009-06-22
    夏至。 2007-06-22
    习惯的爱 2004-06-22

    评论

  • 呵呵,才发现这篇,又回想起了那没有工作、完全放松陪朋友的一天,那天的气味,那天的天气,都很有感觉。PS,其实我也觉得自己很OUT的。。哦对了,现在我也是无业游民了,需要的时候可以找我结伴,哈哈。晶晶。
    回复晶晶说:
    哈哈,你也成自由人啦~一直在深圳么?
    2011-01-26 00:49: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