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10-12

    阴冷的天,老房子

    天气一湿冷,便想起在老房子里的事儿。外面的雨淅淅沥沥地下,虽是下午,也没有开灯,黑糊糊地却也特别适合这潮湿的环境。电视机开着,周日下午放着正大综艺,有台湾腔的美女主持人带着大家环游世界,时不时还会准备几个可爱的问题。然后就是电影,那个时候看过的外国片子几乎全是正大剧场放的,但常常会分上下集,一等又是一个星期。天太冷了,一家人就全都窝在被子里看。接下来六点半猫和老鼠开始,大家也开始起床,开灯,做饭。

    从老房子里搬走时也是阴冷的天,也没有确切的日子。大概是初二的那个春天,有一天妈妈说,你放学就回新屋子吧。离开前的某一天,我躺在靠窗的小床上,蓝色的褥子叠起来刚好成为靠垫,光着脚丫冷得要命却如何也不愿穿袜子。我在读一本书,好像是小说。天气阴阴的,湿湿的,和现在一样。看着看着我会唱起歌来,那是青春期的开始,人也变得多愁善感起来。

    老房子后来我回去过一次,梦里更是做过无数次背景。但偏偏是这样,我把回忆和梦境弄混了。屋里凌乱,似乎有流浪汉住了进来,门旁边的墙上有着我每年身高的刻度,墙上有一副用铅笔屑贴成的画,纸已发黄。是春天,我坐在窗台上,看窗外那棵梧桐发出新芽,看鸟儿在枝头间蹦来蹦去。那是这么多年以来,我第一次坐上窗头。只是至今我都不能确定,那一次,是真正的回去过,或只是在梦中。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裂手。 2007-10-12

    评论

  • 感觉自己对自己以前的很多回忆是改变不了的,回忆是美好的
  • 记忆和梦境,也许本来就是相通的吧。
    回复雷子说:
    也许
    2009-10-15 20:50:59
  • 你讲的每个字我都懂得:)
    回复2ya说:
    真好 :)
    2009-10-15 20:51: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