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5-27

    关于一场车祸,一个摄影师

    在网上乱逛,无意中看到一个“杨晓光摄影奖启动,面向流媒体”的新闻。最后一句话是,“2008年10月7日,尼泊尔喜马拉雅山脚下,杨晓光在创作途中遇严重车祸逝世。”

    大惊。原来在那次车祸中去世的人,就是这位摄影师。

    2008年10月7日上午,我也在从加德满都到博卡拉的途中。天气炎热,一路波澜不惊,中午到的博卡拉,对费瓦湖着实有点失望。

    8日一大早,刚打开手机,就接到妈妈的电话。好在那个时候手机还有信号,她发现我人还在,就安心了。说昨天尼泊尔发生了车祸,中国人一死五伤,刚好也是同一时间从加德满都到博卡拉的路上。我想那车应该在我们之后出发,不然路上一定会见着。

    这件事就这样过去了,因为那里消息极为闭塞。只是偶尔听听路上遇到的人说说,也都是小道消息。直到今天,突然见到那么个摄影奖。

    我以前没有听说过这个摄影师,但现在知道了。甚至在想,在热闹的Thamel,也许我们曾插肩而过。

    杨晓光教授经历过文革,下乡当过知青,于70年代末来到大连医科大学,从事电教工作。80年代初期,杨晓光教授通过自学英语,并获得奖学金,赴美深造。 杨晓光教授在美国首先学习摄影学,后在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就读视觉艺术专业,获文学硕士学位。完成学业后,杨晓光教授义无反顾回到大连医科大学,并开创了中国第二个本科摄影专业,成立大连医科大学摄影系(现更名为大连医科大学影像艺术学院)。此后的近20年时间里,通过不懈的努力,大连医科大学摄影系逐渐发展壮大成为中国最受尊敬的,乃至国际知名的摄影院系之一。杨晓光教授在1988年至1990年期间,作为访问学者,赴美国加州伯克利大学研修。在伯克利大学,他首次接触并热衷于纪录片制作。杨晓光教授为中国与美国众多电视台共导演过30余部纪录片,足迹遍布北美、非洲、欧洲和亚洲的诸多地区。在纪录片领域,他同样享有盛誉。

    一个人并不在于他活了多久,是自然死亡还是因为灾祸。活着就要做属于他的事情,哪怕没有完成。总有一个时候,我们完成了它,触摸到了那片光亮。

    也或许,我们就成了光。

    分享到:

    评论

  • 他们也在追求自己的艺术,追求自己的自身价值,但是不幸的是在追求的时候离开我们了,我们要用敬重的心情默哀一下
  • 那片飘忽闪烁的光亮,对于家人来说,或许是一个巨大的黑暗。
    回复ty说:
    那只是蜡烛的光亮
    2009-05-28 15:09:26
  • 啊, 怪不得从博克拉出来去加德满都, 旅店老板一大清早带着我们去车上选座位, 说坐在司机后面比较安全.. 我心想, 坐车还有什么安不安全的啊~ 原来...
    那儿可真是个不着调儿的国家啊~
    回复海豚说:
    呵呵,这个国家不靠谱,但这个地儿喜欢~
    2009-05-28 14:46:41
  • 尼泊尔的公路太危险了,司机车速太快。从边境到加都路上就见到一辆大巴头朝下栽在路边的水沟里。去博卡拉我们也遭遇了追尾,在加都偶遇的一个香港女孩子提到她的大巴车祸,后来跟不少朋友聊起发现基本上去尼泊尔旅行的所有人都有车祸经历,不是亲眼见到就是亲身经历。常常见到路边玩耍的小孩很为他们提心吊胆。我在尼泊尔就想过,这个国家死于车祸的人口一定很多。
    回复ivyiv说:
    第一次坐他们的车吓死了,转弯不减速。后来就习惯了,我想他们也是习惯了。
    2009-05-28 11:27:40
  • 想到以前目睹的一场 车祸
    吓得魂都没了
    所以以后不管是坐谁的 车
    很少再做到副驾驶了

    愿 他们得到安息
    回复Navycki说:
    系好安全带
    2009-05-28 11:26:23
  • 默哀
    回复mason说:
    ..
    2009-05-28 11:26:13
  • 这些化为光的人啊,同时,也正在为那些迷路的人群点亮光路。
    回复说:
    灯塔
    2009-05-28 11:26: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