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1-31

    找温泉

    那天我们去找传说中的温泉。有人说要走两个小时,有人说要走四个小时。

    中午时候我在雪山下洗衣服。冰凉刺骨的冰川融水,手红红地没了知觉,但被太阳一晒,又复苏了些些。一抬头,南迦巴瓦在云里穿来穿去。晾衣服要经过一只凶猛的藏獒,永远为它的小黑猪小鸡娃朋友撑腰。不要怕,不看它,走过去,做鬼脸。

    正值深秋,没有游人。那天早一些些的时候,已经坐在了车上,过了那个要下车打开的栅栏门。突然想,还是留下来吧,这里这么好,就是心中的田园。时间再慢一点,再静悠一点,看杨树叶金黄旋转落下,归于泥土。

    我们于是说好了去找温泉。他们说这里有两个温泉,上面一个,下面一个。可是下面一个雨季的时候给弄没了,我们只好去上面找。拖拖拉拉,磨磨蹭蹭,喝仙汤,洗衣服,睡午觉,五点钟终于决定出发。可爱的老板把手电借给我们,夜里山里没有光,村里没有电。如若天黑了,不怕不怕。

    上上下下,抄小道,又过了两个桥。我说这是绿色,这是红色,这是灰色。天上,是蓝色;而云,是白色。

    见到一个字已经模糊不清的牌子,再往里走树林里有两个没人认领的摩托车。想必这该是温泉的入口吧。小路似还有新鲜牛粪和脚印,一旁是流水,一旁是山崖。山崖在右边,很高,石头松动,看起来像随时要落下来一样。快步走,又过一个小独木桥,角度一变,竟又能看到雪山了。此时夕阳还剩一点点,把雪山的脸照得那么一寸可爱的绯红,像青涩的少年。

    温泉在哪里?此时已不那么重要了。

    回去的时候天已全黑。走的是公路,已看不见小道,偶尔回头看,还有丝丝晚霞在身后。一路听得见雅鲁藏布江的水声,呼呼哗哗。此时视觉已不再主导,听觉就变得尤为敏感。虽看不见,你却能感觉它的模样和气势,在昏暗的世界里。

    夜里的田园和白日差别甚大,没有树,没有牛,没有路,没有人。全村唯有小客栈看得见有灯光。走近了,主人在门口,等我们回家。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2009-01-31
    矫情 2008-01-31
    午餐。 2006-01-31

    评论

  • 自己去找了就不后悔了,哪怕没有找到
  • 醉翁之意不在酒啊
    回复rr说:
    其实我们真的是想找温泉的
    2009-02-04 16:28: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