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1-18

    长白山笔记

    夏天的时候在长白山,待得不久,一周。住在一个朝鲜炕的房间里,有粉红色花纹看起来很温馨的小被子,一个矮桌,矮桌上摆着书和本子,一支笔。进门要脱鞋,鞋放在炕下一个专门的空间里。没有锁,但有薄薄的丝质窗帘,白天能透过它看到自然的幕布。

    在那里,生活得规律。早晨的时间去和花儿草儿大树天空溪水说话,下午的时间去听书里的人说话,傍晚的时间和住在那里的人说话,晚上的时间听自己说话。

    写了很多字,琐碎的。连成片,或许能看见形状。

     

    我想我找到了它。

    路的起始就那么诱人,一开始就弯了个弯,绿得那么好看。

    最最开始我还在吃黄瓜,那路边的花开始吃醋了,争先向我招手微笑呢。不知过了多少个水坑,每次我都在想,过不去就折返吧。好在每次都过去了,路的前方就像有魔力一样吸着我的脚步。我不能回头啊,因为前方是未知。

    会是边境吗?会遇到朝鲜士兵吗?会把我抓起来盘问吗?会拿我的东西吗?

    可前方会是什么呢?长白山老爷爷吗?一群小木屋?一大片草地?抑或什么都没有,只是一条路的尽头。

    有那么多那么多的蝴蝶,贴地飞行。为什么它们喜欢停留在鲜花或者粪便上?水塘里有小蛇在跳舞,偶尔露出水面。小蜜蜂停在我手上,我清晰感到它的吸盘像吸尘器一样扫荡。听,那是什么声音?一群小肥鸟被我的脚步惊吓,我也被它们吓到。有一只最肥的小笨笨飞得最慢,停在身边的一棵树上。哦,还有那奇特颜色的鸟,是鸟还是巨大的蝴蝶?还没看清它已躲藏。

    总是听到机车的声音,走进一听原来是流水潺潺。

    最后,我来到了这里。豁然开朗。原来想抵达的就是这里,一片安静湖水。

    没有人。天地,我一人,大雨在对岸。

     

    在熬一碗汤,
    原料是蓝色、绿色和彩色。
    不加任何佐料,
    用爱的温火,静思的风。
    熬啊,熬啊,熬啊...

     

    它们飞着飞着就成了金色,
    跌下来一点点又还原成本来的黑。

    灰姑娘原来只是一瞬,又很多瞬。
    水晶鞋是一天里最后的光芒。

    不怕黑暗,不怕不怕。
    你看它们把阳光当成游戏,乐此不疲。

     

    整个下午我在放一只风筝。它飞不起来,它太年轻,还不会掌握平衡。我为它在蓝天下画了两条尾巴,它就长大了,会飞了。

    可是它还是太小,还没学会长时间的飞翔。太阳就那么掉了下去,和它在一起的时候,时间空无一物。

    小女孩荡着秋千,叫着,奶奶呀奶奶呀我的鞋丢了。小风筝飞了起来,小女孩叫着,飞起来了飞起来了。

    再后来我和我的小风筝的影子越来越长,小女孩牵着奶奶的手回家,老山羊领着小羊羔归巢。我去和小草还有最后的光亮告别,一只小白狗在远处朝我呼喊,一直一直。直到我归家。

    黄昏的长白山,有个人在放着风筝。她不动,她走,她跑,风筝就是笨笨地跟着她。她也笨笨的。

    后来她发现,原来是风筝在放她。

    鸟儿自由飞翔,乌鸦从远处传来歌唱。满地的木屑和碎石,还有她和风筝的影子,长长的,笨笨的。却不离不弃,一直牵着它的手,放啊,放啊。

     

    会找一些小路晃荡。

    比如那条,沾满裤脚的露水,通往森林深处的小木屋。

    又比如这条,鲜花开满,蛛网密布,有小笨鸟被吓到,有小牙齿在啃树皮。那只绿色的小虫,腹肌一定很有力,扭着身体,爬到草的顶端。奇异的声响,清洁的天空。有一段,能听到河水的声音,却如何也看不到水的踪影。

    去的时候,总是未知,好奇并有一点点害怕。回来时,总是心不在焉,连蛛网也不用清理。想着,那些爱啊。

    然后中午就到了。

     

    ... ...

    她就这么长大了。长出了自己的心智,自己的世界。她开始有主见,有想法,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并一步步把它努力实现。那是一个模糊的光亮,没有具体的形象。但她一直在朝着那个方向走着,不曾放弃,不曾偏离。哪怕永远无法抵达。

    在路上她又遇到很多很多人,都是很好很好的人。教会她思考、相信、努力、求知、真诚、梦想、爱。她感谢他们,哪怕也许不能一直同路而行。

    ... ...

    清晨她睁着眼睛看小虫在白纱帘上跳跃,像音符在琴弦上玩耍。背景是晨光里的长白山,绿色,蓝色,还有浅浅的白。睡眼惺忪的小野鸭,嘎嘎嘎地梦呓...

     

    夜,她出门,望见一片星星,白白的带子,那是牛奶河。

    待她戴上眼镜,准备好好瞅瞅,不远的小屋里传来噏噏的声响,却是迷一样的黑。星星们此时也变得鬼魅起来,她逃一样地进屋了。

     

    她成天梦游般,不是看书,就是晃荡。

    下午睡了一个绵长的午觉,醒来阅读。读到河流中石缝里的草的时候,她马上醒来,奔向那条河。

    那里有两座桥,新的和旧的。无疑她喜欢那座旧的。那个早晨,她盘腿坐在旧桥下的石滩上。她做了什么?她什么也没有做。只觉周围不真实,是个梦。那是哪一天的早晨,她记不着了。她准备在这个梦里住上几天的,可怎么就那么那么长。

    这次她没有去桥。找一个草坡坐下,侧对着太阳。四五点的光景,阳光把她的左脸颊晒得红红的。于是她来到河边用清水洗脸。水里泛着光,虫儿闪亮的翅膀。水是动的,光也是,影也是。像有人在向她走来。那是谁呢?

     

    原来你一直在等待这个时刻,小鸭刚出生时抖动羽翼的暖黄。绒绒的,带着夕阳的体温。沉睡吧。

     

    晚上,你听见池塘那边猎狗萧长的叫。
    汪呜~汪呜~

    甚至你都怀疑是不是它发出的声音。
    汪呜~汪呜~

    那么悲戚,在黎明的曙光里,在暗无天日的夜里。在一起叫的人心里。

     

    十一

    她必须离开这里。对,就明天,一大早出发。离开这已快熟识的一切。必须的。

    她看到水泥地上鲜红的半个猪头,它的神情漠然,又有些沮丧。旁边有血迹,不多,有喷枪。天空蓝得一丝云都没有,她总是会错过日出。这里的日出太早了。

    她会想那个叫玉渊的姑娘,十八岁的光景,坐在炕上,问,你每天不闷吗?还有那个叫王宏的小伙,二十七,穿红色拖鞋,没事时就抱着一本书读。还有大厨,总是笑眯眯的,问今天的木须柿子好吃吗?

    对,还有那群小野鸭,那只跛脚的。天天飞来飞去让我想起雍和宫的小燕子,生命似乎只有一天的小虫。

    有你们,长白山真好。

     

    十二

    刚巧,傍晚散步时遇见了那天带她上山的司机,他看上去是个挺实在的人。他们聊了一会儿,她说她明天就要走了。她早就想好了,如若有人问为何没上天池,就说下次和朋友一起来。可下次是什么时候,朋友是谁,她也说不清。

    有时她会想起那个雨天,一切都是潮湿的。她和房车女老板站在门口,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那个穿白皮鞋的男人拿了一把别人的伞出去,逛着。昨天她看见他们的房车了,而她只是看着,与她又何关呢?

    王宏还在看书,同第一天看到的一样。两个小妹侧在炕上,忙了一天应该累了。男人们喝着酒,大婶看着孩子。孩子叫了一天,猫咪,猫咪。

    挺舍不得的,这一切。

    舍不得的还有那条小溪,傍晚的时候又荡过去,它还是那样一如既往安静流淌。唱歌,歌唱。同它说话,赤脚踏进它,它流过皮肤,流过身体,流到了心里。这是太阳沉下,最后一点红淡去。河面上散起一片水雾,在丛林间,那样迷人,是黑夜到来前的梦。

    后来天空中只剩下那团会自己生长的云,玫瑰红的肤色,妩媚的姿态。

    她还会来吧,下次,和朋友。

     

    十三

    ... ...

    她常常在想,是不是因为心里有梦,人才不会老呢。

    夜的天光还留了那么一点在窗帘上。她想起了小时候,住在老屋里,早晨不想起床的时候就盯着窗帘看一上午,怎么也不会累。上面有断臂的维纳斯,很多个很多个。她就那么一直看着,一直看着,知道她们全都消失。

    连窗帘都不可靠,你所看到的一切都不可靠。

    尾椎骨咔咔地响了几声,像反抗似的。仿佛在说,还有我呢,我是可靠的。是啊,她想,此时只有她的身体,她的心智,她的爱,是可靠的。她要好好呵护它们,因为那是唯一她能握得住的。而且是一棵会健康自然生长的大树,绝不止是一根稻草。

     

    十四

    在路口坐下,等班车。太阳很烫。和一起搭顺风车的小伙子挥手再见,和那家人再见。路上有几只小松树我其实没有看见。

    感谢这次长白,七天时间,思想经过繁复的变化,前方有更多的呢。我喜欢上路,也喜欢停留。

    就像麻美离开时留的纸条:谢谢,一定再见。

    再见这个词遇到了一定,便不再孤单,不再难过。因为,哪怕后来会让你失望,但你相信,一定会再见面。

     

    十五

    重要的是相信。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看电视 2008-01-18
    花生女王。 2007-01-18

    评论

  • 没事时看看这篇,心情一定会很快好起来的吧。:)

    祝好。
  • 好像自己也到了这样的一个美丽风景里面去体验那个小女孩子的世界
  • 迄今我最爱的一篇日志。^_^

    我们的使命是什么?不一定。或许,just to live and love.

    你的章,是“爱和求知”;不记得有没有给你说过,我的章,是“爱和自由”。依然不变无悔。

    重要的是相信。这,是我的改变。

    而我们,一定会再见。
    回复遥遥说:
    这篇是路途上写的日记抄下来的。

    相信就会。
    2009-02-12 12:54:25
  • 读的很认真,一字一句的,就是说话。
    回复白莲说:
    嗯,自说自话
    2009-01-21 10:28:21
  • 我觉得这篇文章的标题应该是:放女孩的小风筝,哈哈
    回复饮水说:
    卖女孩的小火柴~ :P
    2009-01-21 10:28:52
  • 还记得你曾经给我讲过长白山的那个朝鲜炕的小屋,在这里读到,很温馨很温暖的感觉。
    回复布老虎说:
    一直记得它
    2009-01-21 10:28:34
  • 快过年了,不知道自己会选择去哪儿,如何去,

    又或是仅仅和朋友们聚在一起,

    哪样都好,只要是自己喜欢的。

    :) 小年,大福。
    回复天蓝云白说:
    嗯,开心幸福就好。
    2009-01-18 20:50:04
  • 呵偶尔来。其实一直很奇怪,你靠什么维持生活和旅行的费用,也许是个庸俗的问题吧
    回复mk说:
    工作时攒的哈
    偶很省的~
    2009-01-18 20:41:40
  • “晚上的时间听自己说话。”
    “天地,我一人,大雨在对岸”
    “我为它在蓝天下画了两条尾巴,它就长大了,会飞了。”
    “飞起来了飞起来了”
    “原来是风筝在放她。”
    “牛奶河”
    "再见这个词遇到了一定,便不再孤单,不再难过"
    ...
    这是感动最多一篇了,简单却细腻,轻快而明亮...醉了,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