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12-25

    我们曾在田野里歌唱,在冬季盼望

    我和遥遥的相识从一个纸条开始,因李健而延伸。她迷李健是因当年在清华看的一个现场,一看就喜欢上了。然后我们就共鸣了。我还记得说的时候是在拉萨的小餐馆,看得到布达拉宫,美味而便宜。

    她总是戴着一个粉红色的帽子,穿一个橙色的衣服,后来行头就改了,我们一起穿着人字拖和大摆裙在加德满都的路上晃啊晃啊,每天都有奇遇。我总是携我的小乖,她后来找到了她的晃晃。晃晃没有眼睛,但是会用心去感觉。

    在博卡拉的傍晚,我们在小餐馆等雨停,主人的孩子聪明调皮。雨越下越大,总没有停的趋势,我们开始用左手写信。小乖写给晃晃,晃晃写给小乖,写来写去,满满一张纸。她给我画像,女主人说画得真好。我觉得把我画得漂亮了些,有着美丽的瓜子脸。晚上雨停,我们在清凉的大街上走路,空气中有种不熟悉的味道,却亲切得很。去nayapool时为了省钱我们走很远的路,遇到的每个人都说,还有一公里,却永远还有一公里。身体在闷热中,眼前不远处却是雪山,有不实之感。她总是那么要强,在去poolhill的第一天,最后一段下着大雨。等雨小了之后天也黑了,好在有两个当地人一直陪着我们,她已经完全没了力气,却依然背着自己的大包向上爬。我说如果太累把包给他们帮忙背吧。她说,这是她自己的旅行。

    我们总是一起写字,一起唱歌,一起看书,一起画画,一起做明信片,一起认星星,一起迷路,一起睡懒觉。

    那个傍晚我们坐在车顶上,日落月升。刚好是十五,我们唱关于月亮的歌,一首一首。多么希望那辆破车永远没有终点,月亮永远是圆。可车总是会到站,月也有阴晴圆缺。她说,有一丝悲伤。缘份已尽。

    开始的开始,我们在唱歌,最后的最后...我们还是在唱。

    最后一夜,在那个叫不通公路的小村庄,晚饭还没有做好,就我们俩在屋里写日记。然后我们唱歌--找呀找呀找朋友,找到一个好朋友,敬个礼呀握个手,我们就是好朋友。那么愉快的歌谣,不知为何最后总有两个字:再见!

    这几天特别想她,想我们在一起的四十天。这会儿,她该是在老挝的什么地方或者是柬埔寨。我们说好回来之后北京见,我要送她和我一模一样的一双人字拖,还有小钟的第一张专辑。我还等着她把sadi送给我,当然我得先找个人把自己给嫁了。

    她特别喜欢音乐,我们一起逛thamel的手工鼓店,挑尼泊尔鼓、非洲鼓。在小村庄的那几天,她很认真地学一首尼泊尔歌。她说她很喜欢那首,歌唱的是友谊。去小学校旧址归来,她见到一个旧的鼓。我忙着拍照片,她认真地练习着,前几日才学的节奏。

    老定日的那个晚上,睡不着。她打开MP4,把耳机的音量放得最大,我们一起听《风吹麦浪》,那么美好绵长的“嗯… ”啊。

    “我们曾在田野里歌唱,在冬季盼望。”

    这里的冬季已到。亲爱的,你在哪里飘荡?

    分享到:

    评论

  • 为什么要说找个人把自己嫁了,自己的事情要考虑好
  • 最适合在晚上静静地听
  • 又在拍脚,我以后看到我的脚我就会想起你,嗯:)
  • 妈妈米亚!!!博客的世界也很小:-)
  • 哈哈,这个遥遥我认识。
  • 我终于上来了。
    回复遥遥说:
    finally....
    2009-02-12 10:39:55
  • 一直都在追寻你的脚步.
    回复走啊走说:
    嗯,偶继续写
    2009-01-09 14:53:32
  • 博主你好 留个脚印
  • 恩,小听了一下《风吹麦浪》...
    发现你喜欢的很多歌最适合在晚上静静地听,呵
    回复ww说:
    嗯,适合关上灯静静地听
    2008-12-29 12:19:29
  • 新一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