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4-08-13

    久别,重逢。

    一。

    早上就想写了。可是看着手机突然不想用拇指打字,太慢。大约只有键盘才能跟得上思维的速度。呼之欲出想写出来的冲动终于又有了。

    实际上,我都不知道要写什么。但就是有一种东西在内心涌动。写作是一种探索,将某种无形的,隐藏在思维背后的东西显形。

    写作于我,大约就是如此。我不是创造者,背后有一个东西是。它借着我的笔,写了出来。如此而已。

     

    二。

    两个朋友合开的工作室后天就要开张了。

    几年前,我莫名就分别认识了她们,于是她们也认识了。这些年,我总是在莫名认识一些人,他们仿佛就是从天上掉下来的,就那样出现在我的面前,我看得见某种隐秘的联系,于我们,在另外一个空间里紧紧相连。

    其中奇妙的故事不多说了,说了估计也很少人会相信它是真的,因为太过奇妙,可它就是那样发生着。我们上一次见面是两年前,九月,初秋的上海有一种别样的韵味。也没有说太多的话,只记得窗外深深的,柔柔的绿。

    后来我也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我在忙着我的世界,自我斗争,奔赴,忙碌,哺育。后来听说她要搬家到上海,与另外一个她一起,做一件有趣的,灵魂深处真正愿意,无限向往的事。再后来,我听说,就是后天,她们的工作室就要开张了,复兴西路的小洋房。听到这个消息真是高兴呢。

    她们邀请我去,这是一个约定。可我去不了,因为有小树。我寄了一个小礼物,上面写着,I'm always there. 后面一句没有说,with u guys.

    我们本就是一起的。

     

    三。

    Rita是很久以前就认识的朋友。那个时候我还在上海,她在写一个博客叫1idea1day。她说她的愿望就是做一个生活的艺术家。我说我的愿望是什么,我忘了。

    她当时说过一句话我的印象很深,一直记着。“如果这个世界上没有一个职业适合你,那就去创造一个职业。”

    其实我也想做生活的艺术家,简称生活家。可是后来我就去长途旅行去了,再后来我就把生活给弄丢了。这一丢就是好多年。她还在做着她喜欢的事情,充满热情,并一直向前。

    最近她在博客上求借一本Paulo Coelho的书,我刚好有,就寄了给她。Paulo Coelho是我们俩都非常喜欢的作者。我好久没有做分享书的事情了,书寄出去的时候,我感觉快乐。前几天看过一句话,说“做你自己,就是对自己最大的贡献。当你对所作的事情感到快乐时,你就是在做自己。”于是我记住了,在快要丢失自己的时候。

    Rita前两天参加了一个工作坊,名字叫“天赋与使命”。光是这个名字就很吸引我了。想起以前大学的时候参加的公选课,名字叫“职业生涯规划”。“规划”二字如今让我感觉并不太妥当,人生是无法规划的,更何况职业,但课程里提到的探索自我,什么是喜欢做的事,什么是擅长做的事,让我两眼发光,顿感生命变得明亮起来。如今更提升一层,天赋与使命,若每个人都能清楚它们,并活出它们,便是最美妙不过的了。

    Rita说天赋有真天赋与假天赋,真天赋如呼吸一般自然,在任何时候你都可以把它做好,无论你是否想把它做好。于是我在想,我的天赋是什么。

     

    四。

    朋友提到开这个工作室,说,“我说不出为什么,但我感觉非去做不可,再多非议,我都无法忽视内心的感受,没办法取悦。虽然我是一个非常取悦别人的人。”

    这大约就是使命吧,说不出具体的,只是跟随着某种指引,一点一点走出来,活出来,它慢慢地就呈现了出来。多么奇妙。

    她说,“有一条路会慢慢被你看见”。

     

    五。

    我回想起多年以前的自己。

    刚学会坐就喜欢拿着书看的自己。

    沉浸于探索未知宇宙的自己。

    拿着粉笔在门背后写字给布娃娃上课的自己。

    一个个深夜在键盘敲下字句的自己。

    与人们分享自己经历与收获的自己。

    和孩子们一起自在玩耍的自己。

    在天地间行走与万物对话的自己。

    拍下一个个被打动的瞬间的自己。

    ....

    有那么多个隐秘而绽放的自己。

     

    六。

    在我几乎快被琐碎的生活掏空的时候,遇到这些。它们都在告诉我,做自己,是唯一的路。

    突然就释然了。突然就快乐了。因为前方有路。

    分享到:

    评论

  • 当我快被琐碎的生活淹没时,我会回来看看以前的文字,还有那些年的朋友们,就有了走下去的勇气。这点,是微博给不了的。
  • 我总是羡慕别人。却从来不会做一个让自己满意的人。看了你的文字我又羡慕了。
    回复Odella说:
    也许,与生活在别处是一个道理。
    2015-01-18 15:1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