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07-24

    黄河谣

    有人坐在河边总是说
    回来吧,回来

    北风抽打在身体和心上
    远行啊,远行

    ...

    是闭上眼睛听的。不真切,似梦非梦,一个声音在唤起。一遍一遍,第三遍的时候,眼泪掉了下来。旁边有女孩拿出本子,在昏暗的灯光下记下歌词。

     

    前些日子在青海,很多时候在黄河边。从小在长江边上长大,却从来没有见过黄河。想象中的它是波涛汹涌含着泥沙,就像壶口瀑布那样。但没有料到,青海境内的黄河水,清而透亮。

    “天下黄河贵德清”。住在一个种满花的小院子里,晚饭过后,天色已暗,闯过蚊子布的阵,往河边去。路上已不见光,越往前走,水流的声音越重,直到双脚踏上河里的石头,你便是与它一起的了。正对的是西面,已是九点多,天光却还未全散,在山梁背后。有微弱的蓝光,映在河面上,还有片云儿留下的影子。那光,你想有多微弱,就有多微弱。但就是那么一丁点儿,让你魂牵梦绕不忍离开,情愿一直等到它消散。可它就像永远不会散一样,越清淡,越长久。

    老胡说前面有片更开阔的地方。他走得不快,但总不见人影。在我们不忍离开之时,他已折返归来。说,那边有一群人,约莫二十多个,横躺在河边,还盖着毯子。脑海中嗖的钻出一些神秘宗教仪式的形象,甚至邪教。这时注意到,路边确实停了一辆中巴车,像旅游包车,糊糊的车在黑糊糊的树下突然变得诡异起来。可又有哪个旅行团会在夜里驱车经过一条没有路灯的路来到一个祖国西部无名黄河岸旁?这件事太过蹊跷,总让我联系到一些灵异事件的情节。想要回头去看看,大家似乎都没有那么大的兴趣,作罢。想想也好,通过语言的转述留存于想象之中是最好的吧,或许真亲眼所见后会失望许多,谁知道呢?只是整个晚上,我都惦记着这件事情,现在提起,依然两眼冒光。

    “青海的黄河又要建好几个水电站了”,当地人提到这件事时语气中似乎带着一种骄傲,“东部用的电很多都是来自青海呢”。但眼中继而又飘过一丝黯然,“这些地方明年来就都没有了”。一路上,我很怕听到要建水电站,但一路上都在听。金沙江,澜沧江,怒江,黄河...人类改造自然的技术越来越高超,越来越有干劲。可在很久很久以前,我们的老祖宗早就悟到,顺应自然天理才是正道。

    前两日,在光合作用里,看到老胡的新书放在推荐位置,《谁为人类忏悔》。是啊,谁为我们忏悔呢?大地不需要我们的忏悔,它有自我修复的能力。平衡失调达到一个界限,就会彻底倒塌,继而混沌,然后达到另外一个平衡。人定胜天的事,上帝一听就笑了。只是我们的所作所为,殃及无辜,那么些美好的生物, 一个个消失在人类面前。

    黄河还在流淌。从雪山下来,流入海洋。亿万年以后,它也许不是它了,但水仍在,大地仍在。有一天,水不在了,大地也不在了。但,天还在。

    三个人,闭着眼睛,唱。

    我闭上眼睛,听。眼前是清亮的黄河,黄土坡。三个人坐在黄土坡上,闭着眼睛,唱,黄河谣。

    ...

    黄河的水不停地流
    流过了家,流过了兰州
    流浪的人不停地唱
    唱着那黄河谣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非洲鼓 2009-07-24

    评论

  • 其实自己不需要那么悲观,我在想 林俊杰的 一千年以后
  • 那天从玉隆拉措到马尼的路上,疲惫不已的我坐着大哥的摩托,康巴汉子开得飞快,高原的风和雨抽打在脸上,心中涌出了这几句歌词,默念着,雨水和泪水混在一起——可是北风筹到这身体和心上阿,远行吧,远行
    回复naturaller说:
    回来吧,回来
    2008-09-04 21:03:49
  • 来北京了么?
    回复awa说:
    嗯,就要走了
    2008-07-26 13:19:20
  • 看你写的东西真舒服。就是无意搜索到你这里,才决定搬家到bus的,有空过去坐坐。
  • 写的 真好
    想起了小索
  • 人再往中间去一点点就好啦,还是很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