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07-19

    植物园琐记

    1.

    第一次闻荷花的香。仿佛是记忆中的某个味道,轻轻的,又是高的调子。优雅不张扬。凑近,深呼吸。

    想起化学老师教的方法,鼻子靠近试管,用手扇动。用到花朵上,便觉得好笑。我们有时已经习惯用一种标准的方法来行事,这种标准的方法已经植根于意识之下,会当成真理去执行。而实际上抵达的方式有很多种,每种都深藏奥秘与乐趣。一旦意识到这一点,世界也许会变得更丰富。

    2.

    看蜻蜓点水。轻盈娴熟,一点,一点,一点。

    但蜻蜓为什么要点水?是为了产卵。这个姿态让我们给它赋予了很多美学上的意义,或者更多的引申意义。这是人类的看法,蜻蜓不这么看,别的动物也不这么看。点水是蜻蜓生命中一件重要的事情,而人类的审美建立在人类的身体构造人类的经历上。

    同样,我们喜欢鲜花,鼻子会觉得香,眼睛会觉得鲜艳,质感迷人。可判别标准是什么?什么是好?什么样的花会喜欢?这个可能与身体的器官无太大关系,身体是感受器,而经历所形成的审美观是最后判别的标准。人类太复杂,所以审美观千差万别。而植物、昆虫也有它们各自的一套审美观,这套审美观应该是与物种的延续紧密相关的。

    我记得某位大师说过一句话,有利于物种繁衍生存下去的就是美的。

    3.

    侧柏的树干,弯曲中有着平行的节律。每一棵都不同,每一棵都是一幅天造的艺术品。用手去触摸它蜿蜒的纹路,岁月低吟。

    大自然造物,每个都是最好的。它们经过亿万年的进化,达到某种平衡,这种平衡需要巨大的计算我们分析不来,但可以感知。最简单也最合适的方法,感知。

    不要以为树没有脚不会走路,它会借助风、动物来让自己的孩子奔跑。它也有皮肤,也有脉搏,也有涌动的血液,也有接受光的眼睛。它还会与同伴说话,和其它生物做朋友。当然也有敌人,那就要防范,要提醒大家注意。

    太多的时候,我们总是站在人类的角度上看事物。换个角度,和树站在一起,和小蜜蜂站在一起,世界就大不一样了,扩展了很多很多倍,你会发现太多神奇和美妙。

    站在路边看公交站牌,看到有个写着植物园,就上车了。

    傍晚回来时,下起大雨。抱着包在大雨中奔跑,空气中是雨水掺着灰尘的味道。

    溅到脚踝上,一起痛快。痛痛快快。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夏天到了 2009-07-19
    十六 2008-07-19
    长草的布鞋 2008-07-19
    等待。 2007-07-19

    评论

  • 那里的植物园有一种自然的美景,其实离香山很近了
  • 你到北京了?
    电话我13910568863或者msn我jiemou@hotmail.com
  • 要是告诉我一声儿就好了,这里可是我的家啊:)
    冰雹雨停后去温室前散步,荷花依旧
  • 在乡下,下雨以后就有一股泥土的芬芳,很好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