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3-08-11

    小时候。

    最近常常会想起小时候。

    想起下雨天坐在妈妈的自行车上,透过雨衣看到斑驳的路灯光,慢慢变大,然后远离,然后下一个,闪啊闪。

    想起妈妈的衣服和被子,用着同样的布料,浅紫色的底上,有大半个月亮。边界处隐隐的,和天上的月亮一样。

    想起堤东街的老房子里,一个个无所事事赖床的早上,我盯着天花板,上面有绿色的大格子,企图把它们看消失,变成一片白。好像真的成功了,但却并不是什么特异功能。窗帘是淡色,有断臂的维纳斯,一个一个,正着的,倒着的。我就这么盯着她们,她们好像对我微微笑。

    想起外婆的那张深棕色的大床,偶尔有几天妈妈下班得晚,便住在外婆家。我会翻几页故事书再入睡,灯的开关线拉了一根长长的布系在床头,这样便不用起床关灯,直接伸手拉一拉就好。关灯后,窗外的马路偶尔会有汽车开过,车灯扫射过来,透过窗子,天花板上就有淡黄色的四边形慢慢变形,平移,然后消失不见。

    我喜欢一个人待在阳台,拿着粉笔在阳台门的玻璃上、水泥地上写满字。然后擦掉,然后再写满。我不知道写了什么,也许还画了些画,也许在妈妈的肚子里,我便一直跟着她在做着同样的事情。

    哥哥们是我最好的朋友。我总是跟着他们的屁股后头,和邻居小朋友“打仗”,虽然我从来都不具有杀伤力。他们玩游戏,我就在一旁看着,从不插手。更多的时候,我喜欢捣鼓自己的各种小玩具,小娃娃,看妈妈给我订的儿童画报,追看上面的小狗乖乖。我最喜欢的地方是沙堆,一玩就可以玩一个下午,常常会捡各种小石头放在荷包里,妈妈说我是脏孩子,可我就喜欢那些花花绿绿的小石头。

    爸爸的工作好像一直很忙。有段时间他在读书,住宿舍。我从没去过他宿舍,但每次路过那栋楼的时候,妈妈就会跟我说,看,爸爸就来里面读书呢。我很想去,去找爸爸。

    家旁边有一片草坡,还有一片杉树林,每到周末爸爸妈妈就带我去玩。这是住郊区的好处,也是我最喜欢的地方。虽然有老鼠每天在楼顶上开运动会,白蚁会孜孜不倦地啃着木梁,而一下雨小巷就会变成阴沟泽国。常常会停电,于是常常有烛光。偶尔还会有小蝙蝠不小心撞进屋里,爸爸花了好大功夫才把这只小笨笨引了出来。

    那栋两层楼里所有的住户都是朋友,而我也有一些玩乐的小伙伴,还有帅气的大哥哥,温柔的大姐姐,热心的大伯,善良的老奶奶。中间的空地上有一个共用的水龙头,旁边有一棵桑树。可是我怕蚕宝宝,但又好奇,于是让爸爸来养,看它们从小黑点点,变成小白线,再变成肉乎乎的大白虫,再吐丝把自己层层包裹,最后破茧而出展翅高飞的整个过程。

    每个夏天,妈妈都会买来好多莲蓬。每个莲蓬里都有几只「瞎子」,只有一副空囊,把它撞向脑门,会有「啪」的一声。剥莲子也是个技术活,爸爸会从莲蓬侧面挖一个小洞,然后从洞里把莲子们挖出来。这样莲蓬的外型就能保存得很完整,倒过来就是一个开了门的小屋。这样的小屋对小时候的我来说真是神奇啊,当宝贝似的爱不释手。

    小屋虽很小,只有两间房,但每年爸妈都会来一次“大搬迁”,把家具们的位置重新摆一遍。这个时候我最开心了,虽然帮不上什么忙。这种融在平常生活中的创意,让日复一日的生活充满新鲜。

    谢谢你们,给我如此温暖的小时候。

    分享到:

    评论

  • “看,爸爸就来里面读书呢。。。”
    瞎子莲蓬拍脑门,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