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3-06-17

    裙子,阿牛,以及磁带时光。

    这个夏天一直都没有来,我心目中的夏天。大约是因为天气太凉爽。但总该找点裙子穿,不辜负六月的太阳。从柜子里翻出一条咖啡色的无袖连衣裙,粗麻的质地,厚厚的,再披上一件小外套,穿上一双平跟小牛皮鞋,很适合这个天气。无意间想起这条裙子是高一时买的,为了班里的小合唱,每个女生都去“巴黎特区”买了一条,二三十块钱,成为了“班服”。可像它这样厚质地的裙子,其实并不适合武汉的夏天。也不记得穿过多少次,但一直没有舍得丟。就这么陪我迁移了很多地方,每年都会偶尔拿出来穿那么几次,倒成了为数不多几件看似正式的衣服。

    掐指一算,竟已有十多年了。

    昨晚坐在车上,车里放着阿牛的《爱我久久》。夏夜的风清爽得很,灯光在窗外流溢,阿牛的声音快乐而简单,突然眼泪就掉了下来。说不清为什么,也许和这裙子也有关。

    突然就远了,那样简单的笑容和清风,还有飞扬的裙摆。竟在这样的默默中,一下子就流走了。这么多年,当年穿着这条裙子一起唱歌的女孩子们,不知道有多少个已成人母,也不知道有多少条这样的裙子,还留在衣柜,或依然穿在身上。

    大学以后,我已很久不再怀旧。不念过去,也相信未来无论好坏,顺着向前走就好。不知不觉中,遇见各种人,经历各种事,做过各种工作,去过各种地方。心因此被塞满各种东西,我企图让它们各就各位,理出个所以然来,却依然杂乱而无序,甚至已经接受这就是生活的常态。偶尔看到一丝光亮,却不知如何重现。也许心底知道,只是太多习性又重新将它掩埋。

    一个人究竟要有多少力量呢。一个人究竟能有多少力量呢。这力量从何而来呢。

    我想起遥远的中学时光。那些夏日的午后或傍晚,把磁带放进随身听里,戴上耳机,按下播放键,齿轮转动,发出滋滋的声音,继而音乐流出。一盘正版的磁带10块钱,一盘盗版的5块。我看见阳光透过树叶沙沙地落下来,落到书桌的玻璃板上,闪啊闪。电话铃响起,是个熟悉的声音。那时没有人有手机,那时的时光悠而长。

    有些场景,一辈子都记得。只是人散去了,时光也淡了,伴着知了和夏风。

    今晚我拿着iPhone在QQ音乐里找阿牛的歌。《我和我的四个妹妹》,《踩着三轮车卖菜的老阿伯》,《星星亮了》,《花的语》。那盘专辑里的阿牛,干净质朴,善良快乐。喜欢他的两颗小兔牙,就是那样简单快乐的小兔牙。我也有的小兔牙。

    星星亮了

    我从睡梦中醒来,
    轻轻将门窗打开。
    月光就这样跑了进来,
    将我的心温暖起来。
    我像是飘在城市的一颗尘埃,
    寻找一片土地停留下来。
    飘呀飘飘在茫茫人海,
    偶尔会有月亮陪我等待。

    时光悄悄地离开,
    我还来不及释怀。
    灯火渐渐把梦想掩盖,
    将天边的星星取代。
    我像是飘在城市的一颗尘埃,
    寻找一片土地停留下来。
    飘呀飘飘在茫茫人海,
    偶尔会有月亮陪我等待。

    我推开窗迎向那一片灯海,
    再次发现自己的存在。
    眨呀眨星星就亮了起来,
    突然之间有种感动自在。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读我 Readme 2010-06-17
    太多。 2006-06-17
    文竹 2004-06-17

    评论

  • 喜欢这样的文字,在夜里读着,有些感动。
  • 久违这样的文字了,依旧那么美,那么自然。又回到关于力量的思考了。
    回复kadii说:
    当力量有些涣散的时候,就会想拾起。
    2013-07-24 17:34:01
  • 加油Kidonly!
    回复潘格温说:
    谢谢 :)
    2013-07-24 17:33: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