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3-01-04

    不说话的背后。

    一。

    很久了,不曾写字。甚至不曾说话,真正的说话。把自己罩在一个无形的玻璃罩里,以为,企图,是安全的。不去发声,不被人注意,就不会有危险。

    危险来自于哪里,我不知道。

    好像一切在被放大。

    文字是危险的。因为文字直抵内心。我试图掩藏,却发现那些文字根本就不是文字。遮住真心的文字,什么也不是。于是我用影像去掩藏。影像好,它有隐喻,藏在某个光亮的阴影之下,你读不出来,你也有可能读出来。诗也一样。

    这样最好。好像有一把隐秘的锁,只有少数人有钥匙。迷雾森林。

    可是这样又不好。好像一只蚕,吐丝把自己包裹,一层一层,最后不见阳光。

    可它是会蜕变的,不是吗?在某个时刻。它在等待某个时机,每个人都会有的一个属于自己的时机,蜕变的时机,起飞的时机。

    我不想它只是自我安慰。

    二。

    这一年,我不曾走多少路,虽然去了很多地方。去了台湾,去了大理,去了安顺,去了湘西,去了上海,去了青岛,去了深圳,都是一次又一次。想不那么急迫,想沉下心,却事与愿违,总是匆匆。而影像与文字却又都似乎浮在表面,更难触及核心,如何都不准确。可核心是什么,好似除了它们更难表达。于是我选择 了沉默。

    这些年来,走得越多,拍的越少,写的也越少,越走向沉默。倒是应了以前写的一句话,“真正的行者往往是沉默的。” 沉默才能看见更真实的世界、感觉到真实的自己。

    此沉默非彼沉默。

    三。

    我常常会因为外界而丢了自己,甚至不知道哪个是真实的自己。它不仅会被忙碌掩藏,还会被亲密掩藏,它还会被很多无明与欲望掩藏,在温室里被抹杀,在无聊中被消耗。回望,常常能看到那个闪闪发光的自己,站在水边,路上,雪山下,拿起笔,默默地画画,写字,拍照。很干净,很安静。却随时又可以跃起似的。

    还有一个自己。肆无忌惮地傻笑,跳舞,不加修饰,毫无保留。

    也许它们都是,又都不是。真正的自己有一个人的自己,两个人的自己,一群人的自己,站在世中的自己,站在天地之中的自己,孤独的自己,爱情中的自己,友情中的自己,家庭中的自己。所有的自己综合起来才是一个真实的自己。

    不是吗?缺失任何一部分都不是完整的自己。

    四。

    午后遇见一句话,“一切通向彼此,我们成为自己。”

    又看到荣荣和映里的访谈。

    ——你们有没有出现过对哪个作品有什么不同的见解产生什么障碍?
    ——最开始有障碍的是语言吧。但是我现在恰恰觉得语言的存在有时候可能是一种障碍。当时在我们之间,有另外一种东西开花了,我领悟你的,你也领悟我的。这个时候我们的感官系统全部打开,不存在也不需要什么语言。

    就是这样。

    五。

    我感觉一个开关在打开。即将打开,正在打开。之前我封闭了很久,努力不去触碰。

    它的发生也许就在各自读书的那个漫长瞬间,也许在心底的某个决定,也许是酝酿已久的一场无声风暴。但我只想走进风暴中心那片安静的雪地。

    每个夜里,我都会打开厚厚的窗帘,看见那片安静的雪地。便会心安,很安心,如同看见睡梦中温柔的轮廓,看见早晨明亮的眼睛。

    有种东西在慢慢地舒展开来,浸着闪着微光温润的水。我想捡起笔,捡其相机,捡起画笔,捡起路边细碎的落叶,捡起星空,捡起发现它们的眼睛。闪亮的眼睛。他们说,老天给你的天赋你不去用,是会被收回的。只怕真是这样!

    六。

    每一年伊始,我都会给自己一句话,希望自己在今后的一年以及很多年里都可以做到。

    2011年是更踏实。2012年我忘了。2013年,我希望自己能够更真实,更敢于真实。

    七。

    直到现在我才终于发现,以前我所有的看似敞开,原来都是在自我保护,在隐藏。可是危险在哪里?我害怕的是什么?

    可是你看,我还是说了。

    只是跨过一道本不存在的阴影而已。

    分享到:

    评论

  • 信仰来自心灵,而不是大脑。所有的思想和思想体系都依赖“逻辑”,来自大脑。来自大脑的信仰都指向毁灭,无论是科学技术,还是共产主义。这里说指向毁灭,不是说毁灭“宇宙”、“物质世界”,而是依赖“逻辑”建立的命名为信仰的思想和思想体系,亦即来自大脑的信仰指向迷信,“信仰死亡”。依赖身体的信仰指向暴力、愚昧和死亡。
  • 爱,是成为你自己(爱和爱着的对象)。
  • 会被忙碌掩藏,被亲密掩藏,被很多无明与欲望掩藏,在温室里被抹杀,在无聊中被消耗
    那些危险也许只是不存在的的臆想
  • 亲爱的,如果你觉得你看见了不一样的世界,把它勇敢的表达出来吧 ~
  • 今天刚刚看了Power of Art,BBC的纪录片。很多最直入人心的不是表面的华丽,而是真实。2013年,继续做你自己。
  • 恋爱了,恭喜呀
  • 读了 我想了又想 觉得 一个老者说得是对的 批判性思维最终是批判我们自己 旅行最终也是在寻找那个自己 确实有两个自己。
  • 我们可以嗅探到真实的自我就在不远处,那么亲切、清晰,可是他们永远和我们捉迷藏,背后的自我似乎有更大的神力常把追寻的自我引入歧途,他却在背后偷着乐,然后再把他拉回来。对!这不是动摇,而是又穿越了一层阻挡真实的隔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