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2-02-20

    坐船走湘西(一)常德,桃源,凌津滩。

    “我已到了桃源,车子很舒服…见到一些船,选定了一只新的,言定十五块钱,晚上就要上船的。” --《在桃源》

    一。

    沈从文是在桃源上的船。如今桃源已经没有了客船可以坐,必须坐车到一个叫凌津滩的小镇,这里有一座大坝,把沅水硬生生地截开。之后旅程中,这样的大坝还有很多很多,沅水就被切成一段一段——与中国任何一个地方的河流一样,截流,水电站。中国到底有多少个水电站?

    人太多了,大家都要用电。火力电站烧煤,污染空气。核电站一出问题,就是大问题。那么水电站呢,水电站造成的生态问题用公式是无法评估的。我想到了三峡,想到了小南海,想到了虎跳峡,想到了怒江,想到雅鲁藏布江。有些东西报道了,我们便知道。但有更多的地方我们不知道。就像砍树,南京砍树,拉萨砍树,上海砍树,长沙砍树。实际上,在中国,哪个城市不在砍树?

    扯远了。但旅行真的不只是去看那些所谓的光鲜美好。旅行应该是深入到真实之中,真实的丑陋,真实的美好。

    二。

    从长沙到常德,从常德到桃源,从桃源到凌津滩,如此辗转多次,却只用了一天不到的时间。抵达凌津滩的芦苇丛里,才是下午四点不到。桃源旁边有个桃花源,因为是个景点,便知道它已不再是陶渊明笔下的那个世外桃源。前几天看到一则新闻,说常德市准备在十年内花一百个亿把它打造成一个“海内外知名的目的地”,心里一惊,脑海中呈现出它将来的模样。好在沈从文当年走过的这条水路没有什么人注意过,仅仅是几个他的崇敬者想走走先生当年走过的路。只不过,不能再像先生那样租一条船一直从桃源坐到浦市,必须绕过一座座大坝进行辗转。而沅水上曾经繁忙的水路运输,也因此,衰败了。

    三。

    凌津滩以前应该是一个滩,自从有了水电站,滩就不再了。像这样的滩还有很多,沈从文笔下的寡妇滩,清浪滩,骂娘滩,光听名字就知道它们有多险恶,似曾吞没过无数好汉。如今好了,高峡出平湖。平湖下面却是被淹没的镇子,比如之后到达的沅陵,比如之后没有到达的隆头。

    如今的凌津滩是一个大坝边的小镇,镇上没有什么人,倒是有很多被砍下来的竹子。这一带产竹,接下来的一路也是,沅水沿岸竹林茂密,只是隔得远,听不到风吹竹林细细碎碎的声音。

    大坝边是有一株蜀葵么?

    我忘了,只记得在阳光照在水面上闪着一片蒙着灰的金光——这里的光总是这样,总是难得透彻起来。也许是水太湿,被雾罩了起来。

    凌津滩的镇子太小,几乎也没有什么旅人光顾,所以没有一个能住宿的地方。倒是大坝对面的窄容镇,有一两家简陋的旅馆。说简陋,其实也亲切。床架是老老的棕色,漆也掉了不少,却让我想起儿时睡了十多年的那张床。红色的棉被,里面是实实在在的棉絮,可是我怕冷,又再要了一床。厕所在外面,走廊旁还有一块小天台,天台上有水龙头,便是可以一边洗漱一边看星星。是夜,没有星星,下起了雨。而第二天的行程,是也要在雨中进行了。

    四。

    窄容像是一部纪实片。天空灰暗,人们表情淡漠,只言片语,而整个情节缓缓地流着毫无起伏。这样的片子一般都是没有结局的,忽然就谢幕了,而你却觉得它还能继续,心中却仿佛压着一块灰色的粘性的石块,喘不过气。现实就如一个巨大的你无法挣破的灰色的网,把你罩住,你可以在网里面来回走,但却走不出去。

    实际上一切也都没有那么糟。窄容就是个水边普通的小镇子,和所有镇子一样,人不多,年轻人都去了城里,去了沿海,去了南方。它的面目只是和这里的天气配合得很好,被灰色的蒙住的,哪怕晴天也是蒙蒙的晴天。

    我常常会想起“老师傅餐馆”,不只是因为在那里的红烧沅江野生桂鱼。我没有给它拍过照片,但印象中,它有石门样的招牌,就像二三十年代的那样。很旧的灰色,深灰色。老师傅不是本地人,热情本分。很难想象这样一个冷涩的小镇,其他地方都冷火秋烟,唯独这家餐馆热闹温暖。我常常想起它,就像常常想起一部老电影。

    Tips:

    1.常德-桃源:

    常德汽车北站 - 桃源汽车总站(桃源欣运黄花井车站):5:30am-18:10,5分钟一班,10元(在车上买票的话就是9元),1小时。

    2.桃源-凌津滩:

    桃源汽车总站-凌津滩(南):6:30-16:30,早上车多一些,下午40分一班,13元,1小时20分。

    桃源汽车总站-凌津滩(北,窄容镇):10元,1小时。

    尽量坐去凌津滩(北,窄容镇)的车,因为只有窄容镇有住宿。

    3.凌津滩:

    住:窄容镇的网吧旁有家旅馆,普通大床房30元,三人间50元,洗手间在外面。

    吃:老师傅餐馆,红烧沅水野生桂鱼20元一条。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春天花会开 2008-02-20

    评论

  • 湘西给人的感觉总是带着一点朦胧,就像前面说的破坏资源有点厉害,基本上每个发展中国家都要经历一次
  • 在小南海和金沙江的重压中看到这篇,不知怎的,眼泪刷刷地流出来,却又感觉挺温暖。这几天,我想也写写中坝村,那个即将成为小南海坝址的岛子...
  • 那我们就继续看你写走下去,呵呵,恭喜拿回域名
    回复sporter说:
    @_@ 昨天续费了,不过还木有跳转呢,今天我再查查看~
    2012-04-10 13:01:19
  • 好文章就是这样d。
    回复sporter说:
    我要继续写走下去 :)
    2012-03-04 15:00:23
  • 感:也许只是个平凡的湘西小镇,你却赋予它魂,让我们想去感受下,悟:思想有多远,生活就有多丰满,哈哈。其实我回复中的感悟不是具体的。只是看了你这篇文章想到了侯孝贤的《恋恋风尘》。PS我也是个浮躁的人,也不怎么看纪实片,正好我是闽南人,生活的环境跟电影场景很类似,加上其实真正在家生活的时候不长,通过电影找回了很多年少忽视的细节。
    回复sporter说:
    好像是触到一点,然后又扩散到很多。
    2012-02-27 13:36:09
  • 呵呵 武汉话更硬一些
    回复lencen说:
    是滴~
    2012-02-27 13:24:16
  • 写的我有点小激动了。。。想去湖南看看呢。。。都木去过呢、
    回复八月八月说:
    有空去去 :)
    2012-02-23 21:22:19
  • 才想起去年12月我也去了常德,然后从常德去了凤凰,然后长沙……
    回复howardxw说:
    哦,真的吗。说不定有在凤凰插肩而过哦~
    2012-02-23 21:22:50
  • 在常德呆的时候半是半个乡情的寻找 许多地方都是在信里听到过但一切还都是陌生 特别是方言里的有趣重音断句 关于家书 又何尝不是一种温情的过去
    回复lencen说:
    听说常德话和武汉话很相近呢~
    2012-02-23 21:23:28
  • 姐~这么多年·你的旅途·心意满满·谢谢你!
    回复kadii说:
    一直在成长 :)
    2012-02-23 21:23:37
  • 跟到这里来了,果然看到了第一篇,呵呵。喜欢纪实片,虽然情节缓慢,却记录下真实生活。你总能从中发现平常忽视的扣动心弦的细节,更重要的是,不预设立场,每个人都能从中得到不同的感悟。期待下文。
    回复sporter说:
    你得到了什么样的感悟,想知道 :)
    2012-02-23 21:24: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