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1-11-03

    大脑和心。

    一。

    大脑和心是一对很可爱的家伙。但它们常常交揉在一起,我们无法分清。

    你可以说,大脑是逻辑,心是感觉。大脑是理性,心是感性。我们是两者都具备的个体,有的人感性多一些,有的人理性多一些,有些人感性和理性都很多。而遇到不同的事情,大脑和心所用的比例还有所不同。而情绪,则是另外一种东西,脱离大脑之外,而浮在心的表面,迷惑我们看到真相。这是我的理解,理解用的是大脑,分析也是。

    二。

    我是什么时候感觉到心的存在的呢?这要从小时候说起。

    我记事很早,大概是从几个月开始的。说了别人总是不相信,但我依然记得在摇窝里被一个叫“涛涛”or“桃桃”的小朋友摇啊摇摔到了地上。托儿所的奶奶很惊慌。我不痛,反倒想跟他们说我没事,让他们放心。我还记得几个月的时候爸妈带我去蛇山的后山,在古楼洞的上面,吃苹果。苹果吃了一半滚了下去。我很喜欢这个后山,很喜欢一家人郊游的感觉。这都不到一岁的记忆,记忆是放在大脑里的,感受呢?我的心当时感受到了什么?

    心的感受力是与生俱来的,小孩的感知能力甚至比很多大人更敏锐。而大脑是会随着年龄的成长而成长。但是,往往,一件事情,就能把我们的心门关闭掉。从此,我们不再让自己感受到任何东西,麻木,缺乏感受。这个“不让自己”并不是有意识的动作,大部分情况,关得连我们自己都不知道。

    比如我,我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它被关上的。但我很确信它很早就被关上,不然,看《妈妈再爱我一次》时别人哭得稀里哗啦,我都没有掉一滴眼泪,还在想他们为什么会哭呢?我不会动感情,不知道如何表达感情,不知道何为感动。我是一个麻木的小孩,缺乏感受力的小孩。但也是一个很聪明的小孩。

    在这段时间里,我的大脑得到了充分的锻炼。逻辑思维能力很强,数学相当的好,喜欢分析、归纳,推导得出结论。喜欢看科普书籍,最爱的是天文,唯一看的和文学有关一点的书是科幻小说。我在这样的道路上愉快地毫无知觉地走着,直到十四岁。

    十四岁是一个分界岭。十四岁我大哭过一段时间,然后“洗心革面”。并,在那年夏天,开始写日记。

    三。

    写作是我的方式,感受自己的心。遇到它,是误打误撞。当然,我相信我们永远会误打误撞到自己的道路上,只要顺着心,不违背它。

    小时候我的作文也不差,算好的那种。但写得僵硬,被各种条条框框所捆绑。你知道的,当一篇文章缺少“心”的所在,它只是一堆词句而已。好在考试它不看“心”,总是应付得好。考试这东西,完全用大脑。

    我脑子不错,这点值得庆幸。但它的强大,常常会不经意就把心逼到角落,比如童年的我。

    好在还有青春期这么一回事儿。有的人美好,有的人不堪回首。但长大了之后回头看看,也都只是淡淡一笑。我无比感激,那一年,我开始真正的写作。

    至今,我也几乎没有给杂志报纸投过稿子,唯一参与的一本书,还是本偏理性的旅行指南。但这些似乎都并不重要,我只是在写,把心里感受到的东西,用文字呈现出来。这是种自由的感觉,绽放开来的感觉。感觉心像莲花瓣一样一片片打开,你慢慢地,在接近那个最里层的东西,最真实的。

    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从最开始的第一篇真正的写作开始,已十多年,并一直继续。

    四。

    那年我十四岁。那年夏天我开始写日记。

    都写了些什么呢?现在看来都挺好笑的,比如如何分辨正版磁带,表哥来家里做客,看了一场球赛,失眠的一夜。渐渐的,我发现我其实可以随心所欲地写任何我想写的东西,不需要被框在某个“命题”里,这种感觉自由而愉快。800字已不再是要求,是一个轻松就可以做到且并不重要的顺带的东西。慢慢的,我发现哪怕有了一个命题,我也可以在里面自由发挥,不被它所束缚。

    这感觉太好了!

    自然而然的,我也开始看一些关于文学的书。这完全属于天然的吸引,对好文字的渴求。遇到喜欢的段落,我会出于喜爱地背诵,流连于它的美好。渐渐的,我开始能读出字句间的美妙,那种细微的感动。我开始对世间冷暖有了触动,看个新闻片段都会感动得要哭。爸妈为我买了一个台灯,我能感觉到里面蕴藏的爱。要知道,很多很多年以来,我都无法感知到它,冷漠,毫无情感的表达,心门不知道被什么时候关掉了。

    当我看到它在一点点打开的时候,真的是自己在一点点绽放的时候。

    五。

    这个过程大概有三年,然后我变成了一个极度感性的人,也极度敏感,任何一个细微的表情、动作、词语,都会触碰到我敏感的神经。日记从最纪实的流水帐变成了没人看得懂的意识流,或者说是情绪流。我让自己的情绪泛滥,并深陷其中无法出来。

    情绪不是心,是心的表层幻象,现在我如此认为。它很容易迷惑人,但散去也很容易,只要你知道,它只是情绪。

    但我又是花了好长时间,把自己从这个情绪的泥沼里拉出来。要知道,在沼泽里自己拉自己有多么不容易。我用的方法还是,文字。我自己给自己写信,并回信,这确乎有点人格分裂,但分裂了才能站在岸上把另一部分自己拉起来。

    保持与内心的对话,这是永恒不变的方法。

    直到现在,每当发现自己的心陷入困境的时候,我都会用这种方法。它可以是文字,可以是绘画,可以是旅行,可以是站在一棵树身边,可以是你所认为任何能与自己对话的方式。而更多的时候,心并非在困境中,我依然用这些方式,它是自然而然的习惯,是一种流畅的表达与沟通,让我更敞开,让我与心保持连结。

    我最近常常感觉到喜悦,每当触到内心的时候。

    什么是心?我想,那是剥离一切,那个真正的自己。

    六。

    做一件事情也是,开始一段感情也是,现在我做决定的判断依据是,它是否会带我接近更真实的自己?但是,我很难说,这个“判断”是大脑做出来的,还是心之所向。这个过程并不容易,需要一次次经历。而每次经历,如果你不投入其中,而只是试试水,站在河边观望,又如何能够体会其中的真意。

    所以,我一次次跳进去。经历,体会,修正。

    大脑喜欢分析、判断,给出评价,打上标签。大脑还喜欢期待,喜欢幻想,喜欢给出各种推理。大脑里有好多知识和经验,但也有好多成见和偏见。再加上各种情绪跑出来捣乱,听到心的声音还真不容易。

    大脑会设定目标,但心不会,心只有方向,顺带的一切都会顺利。

    渐渐地,你越来越能感觉到,哪些声音是来自大脑的,哪些是来自心。思维有一层一层,你甚至可以看到它们。穿越它们,抵达最下面,心的声音。它是“涌”出来的,自然的发生。

    七。

    我是一个头脑和心都很强大的人,理性和感性同时是丰富。每当夜深人静,或者清晨起来,往往是最靠近心的时候。而白天的忙碌,又是头脑在高速运转。

    它们都很重要。一如理想和现实,天空和大地,旅行和生活。中庸之道,平衡之道,并不是站在中间的点就能做得到,它里面有多少繁复的东西,说不清道不明,只能去一次次经历,去了悟。

    学到知识,再抛下知识。

    设定目标,再放下目标。

    轻易地努力。

    这些看似完全相反动作,里面又有种阴阳柔和、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关系。

    做到这些都不容易。而我们经历这所有的世事,不就是体验其中的奥妙,一点点靠近心的本初,找到那个真实的自己?走了一圈,又回归到零。它不是一无所有,它是包含所有。

    体验好坏,体验美丑,体验冷暖,体验快乐与痛苦...

    最后发现,没有好坏,没有美丑,没有冷暖,没有快乐与痛苦。它们都是同一件事情。

    八。

    这是一篇大脑和心共同完成的文字。

    汇报完毕。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穿越。 2010-11-03
    那些司机们 2007-11-03

    评论

  • 心灵是灵魂的房子。。。。
  • 大脑和心一个是感性是一个是理性,其实在女人身上更多的是感性和被爱,理性是男人做的事情,不是女人,所以别总是那么的反思自己
  • 嘿嘿,我也很喜欢这篇文章,好像自己的缩影呢。小时候的命题作文随笔日记,流水账,意识流。封闭内心,打开内心,绽放自己,读美好的诗句,体会到快乐。。。体验生命过程。。。诸如此类,如此的相似。刚刚还在办公桌旁写完一篇日记呢。嘿嘿,文章收藏啦。
    回复八月八月说:
    共同的经历,握手~ :)
    2012-01-29 17:16:31
  • @利奥波特:我的大脑与心总是不同步,心总是心不在焉的样子,大脑总是领先一步,现在大脑已经踏上了互联网的高速公路,心还不知在哪儿疙瘩彷徨着寻找他期望的姑娘呢... 大脑总是各种束缚,心也不能自由翱翔,这点上这俩兄弟也算是彼此照顾吧..
    回复@利奥波特说:
    所以让大脑慢下来一些~~
    2012-01-29 17:17:10
  • 从前我也是一个很感性的人,但渐渐的,我变得不再那么感性,也不再轻易表现出来,但我知道,奇迹总是由感性的人创造的,可是我还是渐渐选择了理性。我喜欢一个背包旅行,向往那些人迹罕至的地方,一个人与自然的相处,意识流。
    回复william说:
    让它们都自由的流露,不压抑就好:)
    2012-01-29 17:17:32
  • 那些困扰高中时候的我最是感受深切了 就好象李献计的经典场景 充满120的好奇 莫名的固执 永远不知道的问题的答案 ——你每想打开一扇门想知道里面是什么 孰不知之后又是一扇门 而门与门之间虚幻得什么都没有似的 呵呵 小孩子不明白许多事情 不是打开一扇一扇的门 而是打开一扇门之后应该安安静静地观察当下的四周 坐地起身地日子~
    回复lencen说:
    小孩子的好奇。我们依然可以有,一扇一扇门的打开。
    2012-01-29 17:18:50
  • 1、心是什么?这是一个纠结的问题。最开始以为心是心脏,但,如果一个人做了心脏移植或是安装了一个机械的心脏起搏器,这怎么说?

    2 、现在我能感觉、直觉和确认的是:人的身体有一个名为心脏的物质器官,但实际上人的身体上的任何一个地方都可以有一个信。比如我们的头顶,百会就是我们思考的心。当人的逻辑思考能力特别强大的时候,也能直接获得直觉,直接抵达智慧。

    回复tigeryi说:
    嗯,直觉抵达智慧。
    2012-01-29 17:20:25
  • 从无到有,从开始到结束,经历了所有轮回,然后都会回归到原点。看了你的博客好几年了,一次留言:那一次无意的搜索,来到这里,真好!谢谢!
    回复summer or winter说:
    很多机缘巧合,最后走到这一步。谢谢你来,真好 :)
    2012-01-29 17:20:10
  • 看完了,有很多话想说,但是都写不下来,于是只有说,真好,真喜欢呀。
    回复孔雀说:
    那就不写下来 :)
    2011-11-05 14:08:04
  • 哇,亲爱的,这是一篇我很喜欢很喜欢的文字。你很棒啊~~~
    回复遥遥·晃晃说:
    亲爱的,我们的这些年,很奇妙。:)
    2011-11-05 14:07:47
  • 很好的思考。我们以为“心”是心脏,其实不是。“心”在人的肉体上无处不在,大脑里也也应该有个心。这是我这几天感觉到的。谢谢你的文章。第一次看到你的时候,就有一种欢喜的感觉。。。转载了你文字,谢谢。
    回复tigeryi说:
    嗯,心不是心脏。贯穿全身的东西。
    2011-11-05 14:07:25
  • 嗯,条理清晰、意境深远。心脑配合,促进中修正,我们必有所获。 谢谢姐:))
    回复kadii说:
    嗯,不断修正。
    2011-11-04 20:52:59
  • 哈哈 放在当时对于他好不一样啦 因为他似乎当时很搞不懂女朋友到底每天都在想些什么 不同星球的经典场景 所以我们对于他的答案都很开怀。。。于是难不成你也有相似的困扰。。。呜~呼呼呼
    回复lencen说:
    什么困扰。。。?
    2011-11-04 20:49:40
  • 想起大学时候一个室友夜谈时说的一句话 他说 他以后想有个女儿 然后看她如何成长的 当时我们就笑趴下了 现在想想很sweet
    回复lencen说:
    有个男孩也一样哇~~哈哈
    2011-11-03 11:09: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