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01-18

    看电视

    最近偶尔看看电视,白天忙来忙去,晚上回去啥也不想做了。 虽说电视是一种“荒凉的娱乐”,但总有不少收获。

    那天在鲁豫有约里看到最牛的钉子户和周老虎。和印象中、想象中是完全不一样的。钉子户吴萍是一个非常清醒的人,说话也挺逗,而我潜意识认为她是一个市井妇女的形象。而更逗的是周老虎,他的确是一个有趣的老头子。拔萝卜力气大,口头禅是这个不好说。

    中央六台昨晚放谁也不知道,一个日本片子。先一直在背对着电视画画,只听到声音,前面大概是那个妈妈还回来看孩子们,配音着实可爱。等我转了个身,正面看它的时,很快被吸引了,妈妈再也不回来,最大的孩子带着两个妹妹一个弟弟生活。这个片子讲的是一个很简单的故事,很平常的情景。坐新干线,在楼梯划拳,捡种子挖土去播种,画画弹小钢琴,去超市买零食。总是淡淡的。

    雪子死了。摸脉,摸额。轻轻的一个镜头,就过去。她躺在箱子里,被埋在天天能看到飞机的地方。“我们是不是要说再见?”没有一个人流眼泪,孩子们都没有流眼泪。这种单纯、忧伤,是眼泪无法表达。

    总是对看电影的描述有抵触。那一段描述剧情的描述,怎能表达出影片的百分之一呢?而剧情对于未知的我们又总是重要的。可是我又在写这些情节,连自己都觉得好笑。不常看电影,每看一部又总是被打动。电影大概是一种另外的生活和情感的表达。当然是某一类电影。

    别责怪我罗嗦,下面将的是一部将澜沧江-湄公河的片子。略去片子里赞美的辞藻,看的时候我总忍不住回头看墙上的地图,更有冲动打开google earth。最近的好奇心越来越强盛,遇见一个东西便会想得知深入。什么时候会沿着澜沧江走,去见见用荷花的丝做的衣服,见见那个传说中突然的落差瀑布,见见白衣飘飘的女子,见见那些微笑不语的人像。当然,还有梅里,还有它的上游。

    末了,片子结束,开始打字幕。总撰稿,于坚。熟悉的名字,从《丽江后面》、《云南这边》关注,从《暗盒笔记》了解。但比起这部片子里的解说,我想,《暗盒笔记》里的文字更值得并耐读吧。

    容我再唠叨,那个讲人类祖先迁徙的片子想看呢。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长白山笔记 2009-01-18
    花生女王。 2007-01-18

    评论

  • 自己也没有什么时间看电视,在互联网主动去寻找自己要的新闻,自己要看的电影
  • 给你推荐一部电影吧!<<墩子的故事>>.
  • 于坚最早是因诗而名的。上世纪80年代中后期奠定诗歌地位,诗作有显性的地域个性。《暗盒笔记》被定义为“文化散文”,但在我看来,仍是诗。
  • 吴萍不只头脑清醒,还风姿绰约,和她老公一文一武,一动一静,相得益彰啊,呵呵。

    不过周老虎么,背后的真老虎又有谁知道呢?
  • 独龙江-怒江喜欢也。争取08年10月去
  • 一直想问KID是武汉人吧?!
    要不就是在武汉上的大学吧?!
    嘿嘿
    回复dora说:
    是啊,武汉人,也在武汉上的大学 ^^
    2008-01-19 10:10:04
  • 我也在看《同饮一江水》,是澜沧江-湄公河流域六国联合摄制的片子。不错。
    回复雷子说:
    嗯,我一直不知道它的名字呢
    2008-01-19 10:20:07
  • 觉得你比你的同龄人要成熟许多。
    回复何也说:
    大概是思考的问题更多一点吧
    2008-01-19 10:29:12
  • 我是从暗盒笔记认识于坚的。
    回复白莲说:
    前些时终于读完了,很耐读
    2008-01-19 10:30: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