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01-10

    絮絮这一周

    很久没写字了,因为有太多话要说。发了几天图,话便都被消化了,是变成了能量,还是就此消散,不得而知。

    从厦门回来之后,感冒发烧在家休息了一天,很快就好了起来。把屋子打扫一遍,沙发挪了位置,花们也跟着,俨然成了一个小花园。本来黑黑的一间小屋,现在变得温暖起来,娃娃们都喜欢去那里坐着玩。

    周末坐火车回家,很久没有睡的上铺,跟随着车身摇晃。看《画室》,惊叹塞尚的色彩。然后睡着,醒来在武昌火车站的拆迁废墟上看到一轮初升红日。赶去当伴娘,事先还不知道自己是伴娘。原来结婚是个麻烦的事情,便想着如果轮到自己,一不收红包,二不摆酒。让妈妈用缝纫机做简单的婚纱,用笔写信通知朋友们,做一些卡片,然后再消失一段时间。到山里或者岛上找一个小木屋,住阵子。

    呵呵,又开始做白日梦了。

    后来去看了爷爷。爷爷是外公,妈妈的爸爸,但是我从小就叫爷爷,两边都叫爷爷。爷爷在医院,心脏病,去的时候气色看起来很好,可是一离开就犯病了。这是一个矛盾, 去,爷爷会高兴,但是一高兴,就会激动犯病。人的一生中,这样的矛盾太多,取和舍,构成了人生。病床上的爷爷,回顾这九十多年的岁月,该是无憾并能带着欣慰的吧。

    有太多话想说了,却说不出。

    泡澡,给电脑杀毒,教爸爸用豆瓣,吃饭,一起走路。

    列车带我回到一直奔向前方的生活。前方是什么,前方只是前方而已。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2008-01-10
    苹果的心。 2007-01-10

    评论

  • 才知道结婚麻烦啊,还要排练很长时间了,爷爷在晚年需要的精神上面的寄托
  • 回到武汉.一直阴冷的天气.雪还要下下去.天天开着空调在家里蛰伏.最远的出门是去梅园.疯疯闹闹.感冒了.
    只是.
    回到这里,便一切安好.:)
  • 我们叫外公是说爹爹呀,哈哈~~~~
    每次看见铁轨上奔驰的列车,就很向往,想的不是它将去哪儿,而是可以带我离开。。。。
    回复天蓝云白说:
    武汉有两派,一派叫爹爹,一派叫爷爷,哈哈
    2008-01-19 11:22:28
  • 会通知我么??嘿嘿
    回复文文说:
    哈哈,你一定比我前啦
    2008-01-19 11:27:34
  • “轮到自己,一不收红包,二不摆酒。让妈妈用缝纫机做简单的婚纱,用笔写信通知朋友们,做一些卡片,然后再消失一段时间。到山里或者岛上找一个小木屋,住阵子。”

    ——什么时候啊?
    回复美丽说:
    谁知道啊
    2008-01-19 11:27:18
  • 我也是叫外公叫爷爷:)

    你的生活会越来越好的:)
    回复听夏说:
    哈哈,只有跟武汉伢不用解释 :)
    2008-01-11 11:28: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