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07-03

    火车上的黎明。

    四点的时候被周围的声音弄醒,有列车员对上铺的说,要到芜湖了。

    车刚驶过一座城市,马鞍山。然后驶进若有若无的黑里,远处大山的影子掠过,偶尔些许灯光。有这是我第一次来到安徽。最接近的一次是去天堂寨,大约翻过那座山就是六安了。

    这些地名都是后来才知道的。

    从什么时候开始,买火车票只买中铺。这样我就有一块不被人打扰的小天地,也不会因为空间狭小而脖子生疼。我会趴在枕头前看书,或是写一些简单真诚的 语句。更多的时候是掠开一缕窗帘,头贴在窗上,看窗外无穷无尽的变换。其实没有变换,都是重复,甚至知道几点会路过一片什么样的树,或是一个堵车的立交 桥。可是不会厌倦,这样的频率生不来厌倦。

    眼前一片黑暗。却幻觉似地闪过几片白。

    我努力看,却看不清。看不清是真正存在,还是仅仅幻觉而已。

    但火车在走,时间在跑。黑色就这样不小心就冲淡了,而那几片白开始真实起来。云显露出来,变得浓郁而有层次,白色就是它们的缝隙。是哪里,是哪里我见过这样的云,这么气势,这么汹涌澎湃。

    抓不住的的时候,却觉得有种暗藏的好。
    抓住的时候,想起那是在青海湖。

    再后来,天越来越亮。而太阳终究也没有突破云层。有些白变成玫瑰红,有的白变成淡黄偏绿的窟窿,这不得不又让我想起青海湖来,那个傍晚,西边远方的天光,不防抖的手拍不好的天光,有点头痛难受却被牵引着跑着去看的天光。

    后来,天完全亮了。
    后来,白天来了,我睡了。

    【N418驶过安徽大地·2007·夏】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这段日子。 2012-07-03

    评论

  • 在火车上的时间是很惬意的,那里可以没有人关注自己不被打扰,也可以高谈阔论,不被打扰的时间就是自己的时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