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07-09

    精神文明建设的周末。

    从来不知道周末要去哪里。

    摊开地图,指了指那个块地方,说,去那里吧。便准备坐上离家最近的公交车,走到楼下的时候却发现地图又没带上。坐上车后发现,原来这路车是坐过的,还坐了很远。路过大连路地铁站的时候,确信自己确实来过。可是,是什么时候呢?

    总是喜欢丢失大片记忆,却奇怪地记得很小时候发生的事情。一些细小的事情,我记得下的都是一些细小的事情,或者某个气氛,某个场景,某个情绪。

    有时候又捡起来了。但捡起来了不一定是件很好的事情,当然也不会太坏。

    到了密云路,觉得差不多了,便下车。下了车才知道原来身边就是同济。

    走啊走啊走啊,上海这座城市建设得不错,走几步就能看到一个区域地图。可是这奇怪的区域地图,一会儿上是北,一会儿上是南,再一会儿上是东。叫人总 是生出些疑惑和不自在。过街的时候看见两人拿着手机在比对路线,想着,是不是上wap看地图找地方呢。这几年总算练出了点方向感来,想当初在北京的时候住 了两个星期才发现自己一直把东认成了西。

    城市大了,就是迷路。

    是要去复旦看看,虽然怎么想也想不出认识的谁在复旦。但这又如何。看到穿着飘逸的裙子背着书包的女孩子,看到骑单车去上自习的男孩子,日子突然就回 了过去。大约学校都是有高大梧桐的,阴凉,有些老旧的教学楼。这些都是我所喜欢的,就如我走进教四,看见上埋头上自习的人儿,看到桌上的一本本书,看到文 曲星。这是我的东五啊,我在东五自习的那些岁月。

    觉得自然,觉得简单。感觉走进教室坐下,拿一本书读,我又可以完全回到几年以前。鱼儿入水一般。

    只是我的包里没有书了。虽然有笔。

    终归是没有坐下的,不想打扰到。以前上自习的时候总是喜欢找偏门的教室,人少,坐最后一排。看书累了,就写一些东西。或者小睡一下,看看窗外洒落下的阳光。

    那些日子呵。

    后来去南区的步行街,早就听说那里有很多不错的小书店。淘了一摞书也只要六十多,只是我那床的长度已经快不够了。还有,以我抽丝的速度,什么时候才能读得完它们呢?

    夏的夜来得晚。走完漫长的花木路,一边喝绿豆汤一边看Planet Earth,感叹周末的精神生活丰富至极。便靠着衣柜睡着了。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亲爱的小屋 2011-07-09
    反省。 2007-07-09
    早有蜻蜓。 2006-07-09

    评论

  • 又找到了自己大学的影子,其实自己很怀念那段无悔的青春的,在学校里总是能找到那个为了钻研一件事情不吃东西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