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07-10

    无信号区。

    前些日子走徽杭古道,不曾意料到那里没有信号。让我妈急了半天,据说爸爸在另外一个不是太多信号的地方也挺急的。真是惭愧。

    而爸爸,我每天都是要给他短信的,若没有回,我也不太急。因为明白他走的那段路信号多有不及之处,急也无用。大约每天傍晚都能给我发几条,偶尔第二天早晨才能收到,但也不太误事。短信大都是枕着湖水,听着涛声,一夜有惊无险之类,看着我大流口水。

    想想去年走青藏线的时候,大段大段的路都是没有信号的。司机会经常提醒大家,哪里哪里会有信号,请大家做好准备有短信的发短信,有电话的打电话。后来不知是谁发现了把手机高举过头顶,有时是会捡到一些信号的。屡试不爽,纷纷尝试。

    在城市待的时间久了,已经习惯被信号所包裹。有时候会想,十年前,没有手机,人们的生活不也是好好的么?二十年前,没有电话,约会用小纸条,人们的 生活不也是好好的么?可是现在,若是哪天手机不在身边,就会觉得缺少了些许与世界的联系。若在这个时候,连网也上不了,有时候一个人就可以这么简单地消失 掉了。

    在贡嘎的时候,7天没有手机信号,最后到了六巴村,依然不通电话。之前我跟妈妈说好的是6天,这便让她足足着急了1天。手机是和原有世界的唯一联系。这个联系丢了,就被认定为失踪了。这个逻辑当然不对,可是似乎也没有什么更好的解释。

    青海湖是有信号的。那天走得没车没羊没牛没人,但就是信号。小李子打电话过来说在上海租房的事情,忽然让我觉得恍惚。这时空的距离与变换,都因为看 不见的信号所牵连,打破了一种自然界本身概念的理解。可是我在青海湖,房子的事情,该与我不那么相关了。谁还在青海湖边去想上海租房的事情呢?或者,我根 本不需要带手机?让信号兀自去发散去吧。

    可终归还是有关心你的人,有人为你担心。

    信号的存在大约就是这样的意义。

    分享到:

    评论

  • 要是在没有信号的地方就证明没有辐射,自己要是与外界没有办法沟通的时候,也许就是自己最孤单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