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08-02

    【片·断】南京。

    我去过两次南京。
    两次都是夏天。

    一次是盛夏。一次是初夏。两次都热,两次都梧桐树树影婆娑。

    两次都去了秦淮河,一次是晚上,一次是中午。都没见到桨声悠悠。
    两次都走了灵隐路,一次是晚上,一次还是中午。都在树影中穿梭。

    吃过一次好吃的韩国菜,吃过两次鸭血粉丝煲,吃过无数个刨冰。
    住过一次理工大,住过一次帐篷。

    我执意去大屠杀纪念馆,那个焦灼的午后。
    我拒绝晚上翻墙进灵隐寺,处于自己也不知道的原因。而胡乱编了一个里面会有坏人的理由,大家便也觉得里面真有坏人。
    爬过一次紫金山,在天文馆的火星放映室里睡着了。之后性情大变,狂迷星星。
    迷过几次路。在亭中休息,旁若无人地大笑拍一个多小时的照。

    南京,我还去过哪里。玄武湖?夫子庙?明孝陵?中山陵?

    这些对我来说也许都不是南京。
    南京是梧桐,是城墙,是深绿色的树影。

    【灵隐路上某个不收门票的墙·2007·夏】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 自己在看待日本对待我们那些令人发指的罪行的时候,我们不要忘记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