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08-30

    邮件,光良,以及其他。

    中午的时候和那几个小孩mail群聊。思思完全的消失了,阿姨说了几句乖小孩的话,我和猪还有如锦激动地聊着,虽然她们总是没有见到我的邮件。最后以我的邮件始终乱码而告终。

    我的邮件总是喜欢乱码,偶尔能够折腾好,偶尔不能。总也找不到最彻底的原因,所以总也时不时地出现着,打消着快要洋溢起来的激烈。

    公司刚好换邮箱地址。于是重新设置,把邮件从头到尾再收一遍。发现了多条蠕虫,通通杀掉。忽发现用邮件收过一朋友写的游记,他的游记没有发到过网 上,只给自己看怕老了以后会忘记。在我软硬兼施死磨硬拽下,把洋洋洒洒的游记断断续续发了几个月才发完。然后他换了公司换了邮箱便从此消失了。

    有时候想,一个人消失了还真这么容易。

    如锦说了几个不知所云的词,据说是从她妹妹那里学来的,最近正流行。下午的时候收到开水的短信,说回到华工看到好多loli们。发现自己原来已退在 了这个时代之后,渐渐不知道周围在说些什么。我记得开水曾经提到过loli,有人问是什么意思,他也作答。可是我不关心,我不关心,这个有什么好关心。

    三年前在北京实习,旁边的同事看到我总会感叹年轻真好,那个时候我穿着不同颜色鞋带的球鞋在阳光下奔跑。三年后我发现,无法否认的是,那样的青春年少已经在远离。

    去正大广场八楼看书的时候,顺便在四楼上了个厕所。听见有男声在唱勇气,以为是商场的背景音乐。再走一会儿,发现不少保安,抬头一看原来是光良的庆 生会。想想光良,想想那张专辑上泡脚和小鸭子,想想想见你MV里面抱着大把玫瑰在卡车上,我忽然想到了高中时学校侧门的那条路,两边的梧桐,阳光洒下来, 我们一伙人去吃小炒。我混在一群男孩子当中,他们有时会喝啤酒,我看着。每个中午都是这样,昏暗的小餐馆里会放mv,其中有光良。那个时候他还和品冠在一 起啊。

    可是现在,光良过生日了,多少岁我看不出。我戴上本只用来看星星的眼镜,看见他黑色的头发。签售的秩序井然,歌迷理智,易拉宝后面不经意地放着一个生日蛋糕的盒子,红色。大家似乎都不那么兴奋了。只有一个时尚美女记者和一个另类帅哥记者拿着大炮咔咔咔。

    又看了一会儿,心中想了一下loli的问题。便把手插进裤子口袋,去八楼。去八楼找回我的安心。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那些花儿。 2007-08-30
    何炅 2004-08-30

    评论

  • 记得光良和以前的无印良品,光亮的那首 第一次 陪伴我度过了快乐的童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