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09-01

    摇摆的小鸭。

    我炒了一个番茄鸡蛋,端着盘子把它吃完。这是早饭。

    然后看中based on number of characters.央一台的一个小男孩因为被管教得过于严厉而觉得自己不是亲生的并与几个非地球人小伙伴去找亲生妈妈的故事,最后亲生妈妈知道错了抱着小男孩的头痛哭流涕。

    我想起小时候的一部儿童电影,有个小男孩有特异功能,后来出现了一个飞碟。具体情节忘记了,前两年的时候还和一个朋友提起过。朋友笑说还以为这是七 十年代生的小朋友看的电影,没想到八零后也看,然后又回顾了很多很多我已经忘记的情节。最后我们开始说皮皮鲁和鲁西西,说闭上眼睛什么也不想就能进入另外 一个童话的世界,可是闭上眼睛什么都不想可真难的。我们当年都研究过这个问题。

    小时候看过一个电视剧,电视剧在我的小学里拍的,里面的大哥哥大姐姐们戴着红领巾笔直地坐着唱着校歌。我的小学在我进校之前修了一栋“宫殿一样”的 教学楼,这是爸爸形容的。我曾经在作文里无数次写到它,那个时候作文的名字大多都是:我的学校,我的爸爸,洗红领巾,记一次难忘的事。我已经忘记了那个难 忘的事是什么了,好像是鸽子回来了?哦,不。我怎么养过鸽子呢?后来偶尔会路过它,我坐在公交车上,望着这栋已经老去的楼房。它那么矮,曾经又是那么高。 我看到一个小女孩,背着书包,衣服没有扯清楚,大大咧咧地走进去,消失了。那个时候放学的时候要排队,手牵手按次序走到校门。我升过一次旗,然后便终于能 写第一次升旗了。那个时候写作文可真难受呀,怎么憋也憋不出来字。直到后来,很久很久以后,我才开始自由地写字。我终于知道了写字原来是这么美好的事情。

    妈妈把我的作文本都留着,虽然我自己都找不到了。我把我的日记本都留着,直到没有固定的本子去记录。太多了,散落在四处,在电路的课本里,在某个随手的纸条上。或者,只是在脑袋里。

    我的记忆太多了,我是一个记事太早的人。是不是把它们写出来,人便会变得轻一些,走路会快一些呢。

    后来我看着小男孩知道了自己的亲生妈妈就是身边的妈妈之后,安心地穿着围裙躺在沙发上睡了。抽油烟机哗哗哗哗地扇,半梦半醒听见电视里Jerry和一只小鸭在与Tom游戏。

    我看着这只会说话的小鸭,自卑的小鸭,长大。然后取下脸上的面罩,大步走向前摇摆走去。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 自己也喜欢看童话,皮皮鲁和鲁西西,还有很多很多了,自己那个美丽的童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