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09-26

    对山与河的态度。

    爸爸的一篇文,也是我的态度吧。

    从滇藏、青藏两大高原回来,虽然一直懒散,却还是零碎记录了一点路上的感受。原本想慢慢记完整个行程,而且,已经“游记”到了“山羊背上”的“惹 萨”,已经走上了青藏高原——地球的脊梁,亚洲大陆的加热炉、鼓风机和水塔,滋润、护持中华民族和中华文化的水源和拱卫……“我来、我看、我写”的冲动, 说不上有恺撒式的大气概,至少是我的一个小心愿。

    可是,读了李敬泽关于游记的质疑,我对自己继续记录下去的想法有了惶惑。因为,“人生如逆旅,此身原是客,既是客,就该客气、有礼”,这也是我在路 上最大的感受:人对大自然要有敬爱、敬畏之心,但“游记是不客气的文体”,“写游记在这个时代是一件无聊而可疑的事”。回看自己的一堆罗罗嗦嗦,无聊而可 疑确实是很烦人的。

    所以,尽管我对青藏高原有着深深的感情,但我不想再继续“游记”了,但不写“游记”,并不妨碍我仍然喜游在路上。今后在路上即使偶有所感,也只是表达出一种态度即可,当然,是一种对“山与河的态度,人的态度”。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梦。 2006-09-26
    硬座回家。 2005-09-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