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10-10

    星座。

    上海的天,六点不到就黑了下来。黑下来的时候看不到星斗,仅仅有木星在西天亮着。

    我记得每天早晨起来赶车,都是漫天星斗。猎户座,漂亮的腰带,闪光的佩剑。佩剑中有猎户座的大星云,肉眼也能看到它的光辉。旁边有几个星团,簇在一起,眨巴眨巴眼睛。我从来没有见过星星这样眨巴着的眼睛,仿佛在城市里面它们眼睛都不是这样的清澈灵动。

    星星是穷人的钻石,仰起头,张开双臂,就能拥有这么多。

    在新都桥的时候,刚是月圆。八九点月亮还没有升到大山之上,找大叔打开楼顶天台的门,星光下隐约能见到肆意绽放的花儿。而离开白玉的那天清晨,楼下的藏獒还没有起床。那有意无意地一抬头,发现深蓝的天空中嵌着的全是钻石,闪得仿佛就要掉下来。

    那段日子,生物钟特别自然。十点不到睡下,五点半自然醒。看星空,看大山的影子。听,那捉摸不到的声音。

    分享到:

    评论

  • 在浩瀚的繁星当中,找到自己的那一颗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