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06-28

    不平衡的平衡。

    在公司的电脑里放了几天了,不是忘了拷,就是忘了拔U盘。差点就忘了看。

    看之前知道是讲可可西里的纪录片。之前也看过一些类似题材的片子,都是电影。场景大多熟悉了,事件也差不多。保护站的和盗猎分子的斗争,而保护站的没好车,没好枪,甚至挨饿受冻,上面又不给经费。但是依然出色地战斗。

    也许我们都听说过索南达杰,走过青藏线的也都会到他的墓去看一看,瞻仰英雄。
    但是我们可能没有听说过扎巴多杰,索南达杰的妹夫。在索南达杰走了之后,毅然辞掉玉树州人大法制工作委员会副主任,开始保护站的工作。

    影片的很多时间里面,是“西部野牦牛队”的生活。中间穿插着,扎巴多杰坐在卓乃湖边讲述。一开始看得我有些瞌睡,如同青藏线两边节奏起伏不大的风景。

    断断续续拖了拖进度条。扎巴多杰到了北京,在林业大学,在天安门,在旅馆里…一直温文平和的他,开始激烈:

    ”建这个机构那个机构,我现在还不平衡。他妈的,保护的时候我们保护,事情我们办。拿钱的时候别人拿,弄那些乱七八糟的组织,别人弄。很不平衡。几个月工资拿不出来,一个月工资拿不出来,出差费拿不出来的情况下,就这样工作…干下来。将来多人类,对社会有一点贡献,我认为是值得的。

    ”但是我对一两个王八蛋,我忍…我死都不怕…我辞职总可以,甚至开除以后我还是干这个环保事业。我绝对要看下去了。

    ”现在我也是难言之处多得很哪。“

    扎巴多杰露出愁苦的面容,憔悴,衬衣领子没有理好,头发也有翘起来的地方,眼睛红肿。这是片子前面所没有出现过的。

    画面黯淡下来。当完全黯淡下去的时候,屏幕浮现出一段白字,刺目。

    ”1998年11月8日,扎巴多杰从北京辗转回到青海玉树州的第二天晚上,在家中被一颗七七式手枪子弹近距离击穿头部身亡。“

    完全的不知所措,完全地被击中。如果这是一部电影,我想我还能接受。可是这是现实,现实。
    你无法抗拒,无法走出,无法逃避的现实。唯一做的,只能接受。

    小羚羊在被剥了皮的妈妈怀里,找奶吃。它太饿了。
    扎巴多杰的妻子在失去哥哥、丈夫之后,依然让她的儿子到保护站的工作。

    这世界如何会达到绝对的平衡?当人类的傲慢、贪婪、欲望持续膨胀的时候,用来平衡这些的,只有耗尽大自然本身。当然,也包括人类的自身。

    当一切皆无的时候,大约便是真正的平衡了。

    但我们依然可以相信着,一些光亮、平和、和希望,去相对地平衡一下,傲慢、贪婪和欲望。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瓶颈 2009-06-28
    闪烁。 2007-06-28
    清东东在 2005-06-28

    评论

  • 他在违反了很多别人认为不能做的事情,下场时很悲惨的
  • 自从有了欲望,就已失了平衡
  • 连口气都没了,还活啥?
  • 平气即平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