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10-31

    我的初中

    昨晚看鲁豫有约,讲的是一群少年班的孩子。十三四岁的模样,已经考入清华北大。这不得不让我开始怀念起初中的时光来。

    初中至今还有联系的,大约就只有和那几个老友。因为某丹同学上班不能开QQ,我们就用邮件聊天。群发,几封来几封去的,聊些乱七八糟的,不亦乐乎。那个时候老师总说我们搞小集体,现在想来,这些朋友真是弥足珍贵。

    还在深圳的时候,天天和荒在一起。警察叔叔也总是过来,我们就一起做饭,常常洗完碗就已然十点。我做饭的启蒙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的。警察叔叔总是弄 几个奇怪的新菜,但每次都还成功。有一次如锦和某丹同学过来,荒得屋里变得更加热闹。简直就是闹翻天。我总想用一个词,没肝没肺。

    哦,那个时候我们在某丹家里玩摸虾。一群小孩子飞檐走壁,在不大的屋里跳上跳下窜来窜去。末了,天太晚要各自回家。某丹的爸妈把床单一掀,发现赫然一枚脚印。阳台上小水盆里养的墨鱼也差点打翻。现在想起这些十多年前的事情,也不禁笑出声来。

    我们上的是奥赛班或者叫火箭班,名字我已记不清。班主任是一个小有名气的数学老师,每个周六早上都会进行数学竞赛培优。很不幸,我总是不敢把卷子拿 回家。班上的同学们个个都天性聪颖,智力超寻。课程学起来也轻松,玩起来也点子十足。有一个女孩子初三的时候便已跳级到高中,等我们上高中的时候她已经进 了清华,学校大肆宣扬。她是个安静的女孩子,不太爱说话。我记得开运动会时大家都在玩,唯独她坐在一旁从信封里拿出一些数学题来做。班上还有一些聪明调皮 的孩子,尤受老师喜欢。班上气氛活跃,大家也似乎没有啥心计。神奇的是那些家长仿佛早已熟识,经常聚集在一起谈论哪个老师好哪里的培训班不错,似乎也有小 团体之嫌。

    一晃三年就过去了。现在想来,那是多么美好的时光。

    教室不在教学楼,在一旁的科技楼。先是六楼,后来搬到五楼(据猪说是五楼搬到四楼,好像真是这样),教室旁种了很多迎春花。很多年以后,我们又翻墙进去。人去楼空,那些日子呵..

    前些日子打开长久不用的QQ,遇到了还在厦门读书的红薯同学,聊了些许。后又遇到了野人,他刚离开上海想回武汉发展。这些都是长久没有联系过的人 了。更多的人,远在世界各地,校友录上也渐渐无人说话。毕业之后大家再也没有聚过,也许部分人聚了,我们不知道而已。唯有一次最大的“聚会”,是那年给巍 子送行。我记得那天数学老师的脸,还有与我们打成一片的无线电老师一声一声叹着可惜。

    写到这儿,我又想哭。先是笑的。

    那些日子,真的就一去不复返了吗?

    【中山公园·1997·冬】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渴望 2007-10-31
    光亮 2007-10-31

    评论

  • 真的好怀念!
    回复红薯说:
    红薯同学呀,你来了..
    2007-12-01 10:43: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