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1-10-08

    凤凰已毁。

    我有一个朋友,非常爱凤凰。去年去凤凰之前我给他打电话,他说,不要去那个地方,他再也不要去那个地方。我问为什么,他说很坏很坏,凤凰被破坏了,周围也是。

    可是去年我还是去了凤凰,淡季的冬天,大晴天,大雪天都见过。这里的清晨美得很,水上泛着金色的晨雾,逆流而上,流水、小舟、跳岩、吊脚楼、背着竹篓穿行的人们。好像回到几十年前,又好像是一场不知何时会醒来的梦。

    我爱这里。爱那些阴冷或者晴朗的冬日,离不开的火炉,友善的当地人,缓缓的沱江水。我熟知这里的每条巷道,每家店铺,每个时辰的光影变换。我努力寻找那些藏在的过度商业化面目的背后,那些朴质的角落。我找到一些,感觉欣慰。我怀着深深的感情去写它,或者说,我抑制自己深深的感情,企图客观地去写它。可是不可能,你对一个地方发生的感情,就如同爱上一个人一样,深入你身体的每一个细胞,视觉,听觉,味觉,嗅觉,触觉,还有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它铺面而来,它overwhelming.我无法抑制。

    就是因为如此,所以在今年看到它第一眼的时候,我再也不忍心看下去。也许是因为刚刚过去的黄金周,也许是因为它就是如此持续地、一步步地在变坏,变成我们越来越不愿意看到的模样。而我,也是帮凶。这让我倍加难过。

    我忽然明白了朋友去年的那段话。当你看到过它好的时候,它还安静质朴的时候,当你一次有一次地来到这里,看到这里各种急速的变化,便明白了这种“再也不会去”的伤感。凤凰已经被毁了,朋友当时说了这句话没有,我不记得。只是现在,望着浓绿色冒着泡的沱江水,水草和污物一起漂荡,这句话一直在我心里翻滚——凤凰已毁。

    而我,去年看到的,爱上的,是朋友心中“已毁”的凤凰。

    游客们吃着米粉,血耙鸭,姜糖。游客们扛着相机,拍着风景拍着当地人拍着自己。游客们穿着苗服,站在虹桥下站在跳岩上留下各种暂时的笑容。游客们试着当地卖全国统一的民族纪念品,收获颇丰。游客们坐在船上,在水草茂盛的沱江上顺流而下,伴着船老大的歌声。游客们坐在小资情调的咖啡厅里,晒着月光或是金黄色的阳光,品味着这座“爱城”的情调,也许有邂逅,也许没有。

    可惜我也是游客。

    我不知道再怎样将它写下去。信息可以更新,信息永远都在更新。新的楼房盖起来,新的外地人进驻,越来越多的游客。那些藏在巷子里最后的东西,随着新的东西到来,也在渐渐隐退。一如,在这片土地上的很多地方。

    我们该做些什么呢?

    更多>> 去年写的凤凰

  • 2011-10-07

    凤凰已毁。

    凤凰已毁。

    一年以后我来到这座城,边城。它曾经只是一个那样水边的小城,吊脚楼,苗族阿婆从跳岩走过,阿姐在沱江边捣衣服。03年我来过这里,10年再次来过。今年是11年,心中总是扯不住的牵挂,想来,就来了。

    天气一到凤凰就好了。当车开到熟悉的沱江边,太阳也从早晨的迷雾中露了出来。天越来越蓝,世界越来越暖,离它越来越近,心情大好,面容变得舒展。可当我在车上看了一眼沱江,真不忍心看第二眼。真的,不忍心。

    那种阳光下你能看得见冒着泡的绿色,那么浓密的荡漾着的水草。我不忍心,再多看它一眼。

    咖啡馆奶茶店,各种所谓的情调。酒吧,入夜之后找不着调的喧闹。商店,义乌进货,外地老板。苗族老妈妈背着篓子卖着花环,或是小手工艺品,每条巷子。拉客的大婶问要不要住宿,要不要坐船。很多店子易了主人,有很多新店,新的外地人进驻。号称网上最火的米粉店都多了好几家,价格又涨了几块。

    游客们吃着米粉,血耙鸭,姜糖。游客们扛着相机,拍着风景拍着当地人拍着自己。游客们穿着苗服,站在虹桥下站在跳岩上留下各种暂时的笑容。游客们试着当地卖全国统一的民族纪念品,收获颇丰。游客们坐在船上,在水草茂盛的沱江上顺流而下。游客们坐在小资的咖啡厅里,晒着月光或是金黄色的阳光,品味着这座“爱城”的情调,也许有邂逅,也许没有。

    可惜我也是游客。

    吃饭的时候,被餐馆的小妹认了出来,说去年是不是常来。点了一盘野芹菜炒牛肉,感觉亲切。

    我是如此熟知这里的一切,这里的每条巷道,每一家店铺,每一个友善的笑容。可是今天整整一天,脑海里却一直盘旋着四个字,凤凰已毁。突然明白,一个很爱凤凰、一次一次来到凤凰的朋友,在我去年来凤凰之前说,他再也不要去这个地方。去年我没有什么感觉,此刻却很能了解他的感受。它是一个持续地、迅速地被改变的过程。一年一年,被一点点蚕食、摧毁,被旅游业摧毁,被游客摧毁。我们都是帮凶。

    与很多被开发旅游的古镇一样,凤凰已经毁了。

    我不知道我再怎么将它写下去。信息可以更新,但是,我不再会向人叙说这里。哪怕,哪怕我仍在努力在喧闹的角落找到一些朴质的东西,哪怕我如此地爱着这里。

    正因为爱,才会如此在意。我们能做些什么呢?

    更多>> 去年写的凤凰

  • 2011-10-03

    回家之路

    清晨的北京西。

    北京境内。

    河北境内。

    河南境内。

    湖北境内。

    湿漉漉的江汉平原。

  • 它像一团雾一样。但会越来越清晰。

  • 一。

    半个月前,我花了一整天的时间,一口气读完了《不丹调频 》,内心澎湃难抑。它是不可间断的,被一条隐约的线所牵引,击中心灵。

    旅行是放松心灵的,抑或是击中心灵。

    我已经很久不读游记书了。觉得浅白絮叨旅途中的见闻,实在是件有些腻烦的事情。而对于不丹,最近这个地方的概念被炒得很火。所以多少,一开始,我觉得,它只是一本跟风的、商业的、游记书。

    人不能总用逻辑思考问题。所以虽然逻辑给出了这么一条判定,我习惯不去太过理会。这是多年来我慢慢形成的习惯——逻辑归逻辑,是多年在现世里学到的知识锻炼出来的一种能力,跟计算机的原理类似;但直觉归直觉,我常常会感觉到有一个莫名的光亮或意向在牵引着我,去一些地方,做一些事情。比如,遇到这本书。我相信,它一定是来告诉我一些什么的。

    在一个夏末的周六,加完班我去雨枫参加一个新书的活动。穿过大半个城花了一个半小时,不幸还是迟到了。之前有朋友约我晚上见,我说晚上要参加这么一个活动,朋友说这个活动就那么重要吗?我想都没想,说,当然。活动之后,我就抱着这本书回来了。按理说当当上买要便宜许多,我还是毫不犹豫地在书店里就把它买了下来,花了一天把它读完。我想,隐隐的,我感觉到了它的牵引。

    “其实,面临困境,面临选择,我们要做的是:走出去,面对每一个遇见的人,扎扎实实做一些事,与这个世界尽可能多地发生联系,体味每一件哪怕最细微的事蕴涵的意味,尝试去读懂生活的隐喻。这才是行走的意义。”这是封底的一句话。

    生活的隐喻。

    二。

    实际上,我不知道其他人读了这本书后会不会有和我一样大的感触。因为我与它的共鸣是巨大的,作者的不丹,唤醒了我的尼泊尔。不只是因为这两个国度如此毗邻。

    书最开始,就是一段“coupsdefounre”——一见钟情。刹那间,电光火石。以前我会以为,只有当你遇到生命中的另一半时它才会发生。这么多年过去之后,我慢慢了解,原来,当你遇到任何一个和你的生命有深刻连结的人,它都会发生。刹那间,你们认出了彼此,灵魂上有印记。你们之间,有一条隐秘的线牵连,互相的,也是整体的,同样也是分别的。跟着它走,它会引你走向一个该去的地方。

    这个该去的地方是哪里?显化出来,它有很多种形式,各种职业、各种生活方式、各种地理位置。而实际上,它们又指向同一个地方——你真实的自己。

    此时逻辑不管用了,你要听到心底的声音。并跟随它。

    “电闪雷鸣不是意味着心动,而是意味着力量的咆哮、智慧的启迪和心灵的觉悟。”

    三。

    作者跟随着它去了不丹,为当地新开办的电台“库佐调频”做volunteer,过了一段天然、鲜活、真实的生活。珍惜现在,活在当下。“巨大的生活变化会让人有一种不真实感,恍若在梦里”,她决定改变最自己的定位,从一个“把生活弄得一团糟的人”,变成一个“百分之百的人类”,“下定决心成为最好的自己——欣然接受未来的一切可能性”。

    我切身地了解这一切。你丢下过去的一切身份,没有过去,也不用考虑未来。你所生活的只是现在,简单,真切,真诚,眼睛直视眼睛的生活。而往往在这样的情境里,你通常能够了悟到“无常”——“万事皆动态,胜利、爱情都不可能持久,没有永远的快乐,也没有永远的悲伤。强求于某人、某地、某时的缘份是无用的,只会让你受到伤害。同样,妄图改变事物本来的走向也是无用的。没有所谓的安稳,我们的生命不都如大海上的小舟,哪怕有人伴行,未知的一切终需要自己去面对。”

    所以,“享受眼前的一切,感激这一切,但是又不会过于执念。因为这样的时刻会不断消失,也会不断出现。”

    四。

    我相信我们每个人都是在寻找些什么。

    “我正在寻找。我以前从没用过这个词——这个词意思太模糊,而且有些做作——但我现在觉得这个词正好说明了我的心境。我到底在寻找什么?我的未来?灵魂的净化?还是平和的心境?”

    我们都在找寻,在旅行中找寻,在生活中找寻。究竟在找什么?

    找自己。通过外界世界的映射,照清自己。

    “佛教里说你所需要的东西都在你心中,莫向外求。没有东西——没有人,也没有地方——可以让你生活得圆满或者让你幸福。随着年龄的增长,经历的事情越来越多,我越来越能参悟这句话。当然,有时候,地点的变化和身边的人会在恰当的时间,用恰当的方式触动你的心灵,让你内心深处的某种感受苏醒过来。”

    “我觉得那些找不到生活目标的人,迷失了自己的人,应该到外面去见见那些和自己不一样的人,打开自己,把外面的世界迎接进来,这样做的时候,或许那些让你纠结不已的心结就自动解开了。”

    五。

    不丹,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地方。“幸福的配方非常简单,只需要给予,爱,还有悦纳自己。”

    这是一本关于不丹的书。但实际上,读完之后,去不去不丹,于我来说都无所谓了。幸福不在于一个地方,幸福在我们的心里。一颗怀着爱的心,在哪里都会幸福。

  • 2011-08-18

    中间状态。

    一切都处于一个中间状态,模糊的,没有边界的,可左可右。暧昧的,不确定的,不稳定的。它看似是平衡的,却又缺乏根基。你害怕改变,因为改变会打破这个平衡。一切又开始变得混沌,开始电光火石,开始波动,开始翻腾,开始大起大落。你累了,你不想这么折腾了,就像待在这样一个看似风平浪静的状态,可实际上它已死水一潭了。偶尔一个小石子,也只是惊起一点小小波澜,很快又会平息。

    我以为,好的状态应该是流动的,像河流。有潮起,有潮落;有激流,有平缓处。晴天它平和温柔,风雨中它洪流汹涌。这都是好的,因为它是新鲜的,流动的。

    流动起来,生命将会带来更美好的事物。

  • 2011-08-14

    思考。

    翻出四年前的一篇文字,关于旅行,但不止是旅行。它们于四年之后的我,仍具有某种极大的指向。07年似乎是我的一个分水岭,一个思想急速成长变化的时间。我意识到了一些什么,开始反省自己以前的想法和做法。其实并非是否定,而是一种螺旋上升的过程。我们之前所经历的,哪怕再幼稚,再轻薄,都是成长中必经的过程。我承认以前写过那些支离破碎的文字,那些漂浮在空中没有油盐的情绪,或者是那些小情小调,并读那些类似的书。它们是轻易的,简单就会出来的。而同时,里面的东西,那种厚重的藏在很深很深地方的东西,渐渐会出来。很慢,但你能感觉到大地松动的声音。没有惊雷,大地也会因为春天的萌发而微微震动。

    可能是到了一个点,就会有人跑过来跟你说一番话,让你去思考一些什么。比如07年写这篇文字的前一个月,有一个人说,你就是一个小文艺青年嘛。就这么平常随口的一句话,而且说这话的人和我扯不上八杆子关系,但我如雷贯耳,顿时停下来之前所做的一切,开始反思。

    我的确感觉自己太“小”了,所做的事情也太“小”。而这个“小”与“做微小的事”还不大一样,是心界小,局限于“小我”之中,小情绪,小快乐,小忧伤。我感觉到它们缺乏力量和底蕴,而这些东西,并非是能靠几日之功就可蓄积的。这个问题我大概想了两个月,差不多有了些头绪,知道了自己的问题所在。结论大概是两点:蓄积力量,做有价值的事情。

    力量这个东西需要时间来积累,我想到了几个方式:去经历,去阅读,眼界和心界不管在时间、空间上、还是在别的层面上要更开阔。交流,碰撞,以更多的角度看问题。以前的我太过于看到事情的美好面,并停留于此,作为世界开满鲜花的假设。而事实上,那些阴暗的、黑暗的,是我抱着“鸵鸟主义”不愿意去看的。有一句话用在这里很合适,“真正的英雄主义,是看到生活真相后依然热爱生活。”光热爱生活是没有用的,是一种蜗居于温室的自恋行为。我的逃避型人格特质很明显,如果有痛,有阴暗,就去躲开,不看,不去触碰。但痛还在,阴暗还在,也许不在你的身上,但它其实已经深深的烙在我们每个人的身上。

    我是最近才意识到自己的这种逃避性人格的,遇到困难就往后退。这几年之所以在力量蓄积上做得很不够,我认为很大一个原因是逃避。我习惯沉浸在自己创造的一个小环境中,或者是思维塑造的空中花园里,那里阳光明媚,一切晴好。困难来了,我避开,我给自己找很多理由,最后自以为心安地坐下来。我总是说“跳下去”,而在很多事情上,我只是用脚轻轻试了一下水,觉得这条河挺冷,水很深,跳进去可不太好受,便又缩回去。而仅有的几个真正“跳了下去”的事情中,有的我游得好,有的翻腾呛了不少水,但经历之后有丰富的体会与懂得。我终于明白,再大的困难,再苦的事情,我们都要是去面对的,去穿越。不过它的过程如何,过去之后,你会发现一切都是值得。

    而做有价值的事情,这个问题我思考了几年之久。一开始我对“价值”这个东西概念模糊,究竟什么样事情叫做真的有价值呢?如果说是“对社会有用”,但这个社会的价值观实际上是有所偏差、并在变化的。在中国社会能够得到普遍认可的事情,在国外可能不会得到认可。而在几十年前得到认可的事情,现在可能却是完全相反的情况。我去山里给孩子们上课,照说这是“对社会有用”的事了吧,回头我又想,我教给孩子们的东西和所谓的知识,真的是有用的吗?真的是对他们的成长有正面的帮助吗?什么样的教育是真正“好”的教育、“有用”的教育?像这样的自我反思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有一次,一次次提问,一次次找答案,我想,也在一点点接近那个答案,那个光亮。

    我常常用“光亮”这个词,因为我看到它,就在那里,前方。慢慢地,我不愿再提“价值”两个字了。有价值,就是有了“好”与“坏”,就是有了杆秤,它随时都有可能会朝某个方向倾斜。而光亮不是,它和你所属的环境、社会、时代无关,它只有一个方向,越近越亮越暖。

    这四年来,我说不好自己在这条蜿蜒曲折的路上究竟走了多远,有没有走过冤枉路。但我知道,它没有捷径,必须靠你自己一步一步地去走,去经历,去面对。

    它和旅行并无太大关系,但也有关。旅行是我们加速经历生活与周遭的一种方式,和更广阔的世界接触的方式,不只是日月山川,还有生活在它其中的人。

    而教育,现在的我认为,只要我们是一个有光亮的人,那么传达出去的,肯定就是光亮的,哪怕它在这个社会所定义的价值观中,也许并不是“好”的。

    这四年,我走的路还是心路,所经历的,还是主要停留在“内在的发展”,是树伸向天空的部分,而它扎根土地的部分我做得还太少。之后的路,我渐渐清楚应该朝怎样的方向去走,具体的东南西北其实无所紧要。我想我会更踏实地生活、做事,去面对,去蓄积力量。同时,心中怀着爱,循着光亮。

    ==============================================================

    思考。(2007.10.24)

    最近,陷入一个大大的思考之中。一遍一遍地自以为想清楚,又一遍一遍地把自己否定。

    而说的话,总在说的时候坚定异常。船到桥头之时,又顺着最现实的方式流漂了下去。被拉扯,在挣扎。却又循着些光亮,走过去。越走越快,开始奔跑。

    高中的时候,总写些朦朦胧胧的文字,只有自己看得懂。偶尔投一下稿,还能混上一点发表,或者赚得一点点买零食的稿费。现在看来,都是小孩子的游戏,那些字句,轻飘飘的,却也符合那个年龄。权当是对青春的记录吧。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这样写字,一字一句地把自己想说的说出来。或者给别人看,或者只是给自己。从三四年前开始迷恋光影,拍了很多照片,相机也略有升级。曾经深深沉溺于这些片片中,这些光影的形状,它们能够安慰人心。喜欢没有什么目的地乱走,在城市里。不去想什么具体的路线,但心中总是隐隐地有一个什么样的光亮,牵引着。最后总能走到那个地方。

    很久以前,就和朋友约定,找个时间一起去西藏。那个时候看过一本书,叫《香草山》。里面有一个女孩子,去了西藏之后,性情的大改,辞掉了令人羡慕的工作。后来怎么样,不太记得,大约是和男主人公在一起了。而西藏在心目中只是一个意象,是一个很开阔的地方。现在想来,当初对于西藏的向往,是相当模糊和冲动的。现在听到谁谁谁特别想去西藏,会笑笑,想想自己两年以前也是这样的吧。其实西藏真的是一个让人很冲动的名词,真正好的地方,青海云南四川新疆,还有很多很多,其实都是开阔的都是意象之中的。

    二零零五年的最后一天,我给自己的下一年写下三个愿望。那年刚刚毕业,工作伊始不太适应,总之刚开始的几个月是内心浮躁而焦灼的。刚好又开始有一点小钱,便马上着手捡起这很久以来就存在心中的想法。离职,出发。

    本来准备是十天的行程,走了将近一个月。大学的时候也走过一些地方,大多是周边的,几天就回。第一次这样出行,对一切未知,一切好奇。本没有想过去的云南,也一冲动跑了去。一朵花在酝酿很久之后开始绽放,某些东西释放了出来,再也收不回。

    回来之后写了半年的游记,出发点是很自然的,就是想记录下来。这也是大学的时候自己写下的一些梦想,就是想走,记录,拍照,画画,写字。那个时候想做的自己,就这么不经意地,就做到了。

    开花,总是结出一些种子的。之后走路就再也停不下来。在那个夏天的末尾,乘着一个几天假的机会去了青海湖。在塔尔寺里见到了最灿烂的花儿,那天虽然天气阴沉,却着实有太多东西打动我。时间虽不多,那么大一个青海湖还等着我再去,但那次走的那条长长的路,依旧是最清晰的记忆。很多年以后,我可能连湖边的油菜花都会忘掉,但那条路已经在生命中打上烙印。

    十一去了贡嘎,这个是很早就打算了的。对贡嘎一无所知,也毫无野外露营的经历。泥土,大雪,垭口,碎石坡,雪山,彩虹。路途是艰苦的,但从此开始爱上这样与大山亲近。没有见到贡嘎的峰顶,当然遗憾,但这必定引发了我对“是否看到”的思考。贡嘎之后,回味颇多,却已不再沉溺于“记录”。

    周末的时候,经常一个人在上海大街小巷里乱串。迷路中找路,发现很多东西。那个时候天气已经微量,太阳总是很早就落山。现在想来,为什么觉得这样微凉的天气如此亲切,大约是因为那些日子吧。有时候也去周边的地方走走,西塘,杭州,崇明,周庄,锦溪.. 很平常的景点,又总是能发现不一样的情愫在里面。有些时候是一个人去,有时候是和熟悉的朋友。都好。一个人去会陷入与自己的对话,就如同现在每天上班下班,都是发呆着渡过的。而一个人旅行,就是整整一天都在发呆,发呆和自己说话,发呆和周围的环境说话。

    这一年里我明显感觉自己长大了,走的地方多,思考的多,感悟的多。人自然就会有脱胎换骨之感。

    过年时去了泰山,冬天,人很少。山顶非常冷,这大概是我第一次见识到北方的冬天。也是我发现,其实像泰山这样常态的景点也有它美丽的地方,如果人不那么多的话。泰山是我最后一次写完整的游记,每一篇都在反省,最后发现,其实游记这东西是可以不写的。

    改变态度的还是春节和父母一起去川西的旅行。停止不了行走,又舍不得过年不和父母一起过,便想出一个这样的办法。现在想来,那一次旅行特别好。一个是对父亲,从那次之后他开始不停地走路,婺源,武当,滇藏青...一年中游走的时光比看书还多,大约把这数十年里积攒下的向往终于释放了出来。而于我,虽然少了独自旅行的思考,却生出了对家对爱的理解。再次未见贡嘎真容,相机卡又坏掉之后,我开始思考两个问题:旅行真的是为了“见到”?我们为什么要拍照?

    这两个问题纠缠了我很久,直到最近才渐渐明朗。于我来说,旅行并不是为了见到什么美景,并不是因为美才冲着它去的。一次次奔过去,是一种高山土地河流天空生命对我自然的吸引。任何时候,它们都是美的,无关季节,无关是否“见到”。

    而拍照,一开始为了记录。因为觉得漂亮,就拍下来作为留念,以免之后忘记。前提还是因为“美”。为什么美?因为它打动了我们。这很简单。我从来拍照都是以数量取胜,这样一来,一是电脑硬盘频频升级,二是审美疲劳觉得它们都不好。照片真能解决一些帮助回忆的问题,有时候一些场景和细节几个月就会忘掉,而照片在这个时候就能起到了作用。这都没错,但是有一次看到一群人对着同一只小狗咔嚓喀嚓的时候,我觉得这简直就是一种暴力。放下屠刀立地成佛,我想,该是放下相机的时候了。

    很久以前就提到过,下次旅行带上纸和笔,去画画。而不是拍照。 可每每自己都没有做到,是没有足够的勇气脱离这样自己对自己的束缚,还是走不出见到美景就忍不住拍下来的习惯漩涡。人生如此一般,拉扯着,什么时候放开缰绳奔跑过去。是不是天地之间,任驰骋?

    很少和一群人一起旅行,不太喜欢叽叽喳喳。也许是个性过于安静和随性,不爱嬉闹,不爱计划。这也注定了之后的出行会一如既往地单独着,或者自己,或者和亲近的人一起。也不再愿意包车,班车和便车也许是更适合的方式。没有计划,只有一个隐约的方向,最后总是能够达到想到的地方。

    越到后面,越发觉得自己的小。以前经常写写自己的小生活,做做小设计,记录一下小情绪。也都是好的,现在看来却越发觉得缺少力量和落点。有些轻,有些微弱。它们存在的意义,也只是自我的表达而已吧。游记、照片,也都是如此。而我们能做的,绝不仅限于此。

    日复一日的上班,做着说不上喜欢也说不上讨厌的工作,拿着在这个城市刚刚能过上一点漂泊小日子的薪水。等着黄金周的假期。生活绝对不止于此。

    便如此蓄积着力量与爱,保持清醒并不停止脚步和思考。阅读,吸收,交流,碰撞。长大。不再只是一个写字拍照的小女孩,而探寻着更多的。

  • 2011-08-12

    半年记

    从二月十二到八月十二,是这次来北京的刚好半年。半年里回了一次武汉,去了两次上海,搬了两次家,没有旅行。有大部分时间是在写稿和写MRD中度过,还有部分时间花在了地铁上,还好有书。

    我特别想纪念一下,这个半年,我感到了它作为某种隐藏的力量的存在,感到了变化。我学会了坚持,学会了忍耐,面对并承认自己的过失,并能够面对困难与困境,而不是逃避。

    我开始接触一些以前因为不了解而没有接触的东西,开始看到自己所缺失的东西。你觉得轻松的,并不是一定是好的。那些让你有些费力,需要努力够一把的东西,常常是更有营养的。大地有营养,天空也有营养。它们的养分不在它们宽阔美丽的表面,而是在其中,默默而巨大的力量。

    而生活就是如此。在日常的,生活与工作之中,以真诚、尊重别人也尊重自己内心的态度,去做每一件看似琐碎的事情。用心去做每一件你在做,决定要做的事情。

    感谢所有让我长大的人。帮助我,关心我,爱我,以及折磨我的人。

  • 2011-08-10

    整理

    最近看了看以前积攒下来的照片。真是相当的多了,好几年都没有整理,全都在硬盘上各就各位地坐好,安分得很,却全无声息。08年以前,一直在yupoo上发照片。那时对拍照片还怀着极大某种兴趣。实际上兴趣现在也有,却好像导向了另外的方向。

    我至今也是模糊的,含糊的。各种都有。我想把其中的一些在这中庞大的模糊中整理出来,还有另外一些。它们是不一样的,它们可以以各种维度分类。这些跟外表没有关系,时间也没有,地点也没有,甚至和美也没有关系。有些看起来甚至很朴素,粗糙。我想把它们串起来,它与它之间一定有某种隐秘的联系。而我不应该把它们都私藏在硬盘上了,它们是某种印记。个人的,也可能是集体的片段。

    就像文字,其实最近我很少写写什么东西了。这个和微博时代的碎片化也许无关。甚至在本子上,我写得也少了。偶尔几行,也字体潦草。我曾经保持过相当长的一段时间的记录,每天都有时间与自己对话。但这是不够的,我知道,向内的是不够的。这世界是二元,你必须向外。向外,向土地之上,向现世生活之中。最近,我总在说,要踏实生活。踏踏实实地生活,这是我们来到这个世上体验世界最好的途径。所谓形而上的,也都只是某种对于现世生活指向,落到实处,必是在这混杂中生活。太多东西需要我们去穿越,穿越后才能有抵达。而那个时机,那个时间点,必是在经历了些许之后,也许是痛苦,也许是欢乐,才会展开。一步步展开。

    痛苦和欢乐是同一件事情。

    不过,我们要做我们真正热爱的事情。静下心来想想,哪些是真正热爱的?

    这些照片是吗?这些文字是吗?这些旅途是吗?这些和亲人们、朋友们的时间是吗?现在你所惦记着的、思索着的,是吗?你所正在的生活,是吗?哪怕表面不是,你的心认可吗?

    而我们所选择的生活,是我们当下,在考虑所有因素后,最好的生活。

  • 2011-08-10

    奔赴。

    一。

    我们奔赴在命运的旅途中。

    漫长,稀疏。深蓝色的天空中,时而闪着些光亮。

    二。

    刚才,走在夜色中,清凉的风吹起。在地铁上,在昏暗的树下,在人群中,我依稀看到一股浓烈的意向。红色的火焰,流淌在血管里,每一根毛孔中。树枝,树干,树根,每一片枝叶,都流淌着热烈的,滚烫的血。它在燃烧,它在风暴中心奔走。它的心中蓄积了巨大的力量,然而它又平静地站在土地上。在黑夜的风暴里,它独自笃定,坚强。

    然后我画了下来。我想我的笔是笨拙的,词不达意的。文字也是。这个意向如此强烈,好像整个一天都在脑海中盘旋,默默地。你不用说,不用做。但你在不说不做之时,又有股潜流,在暗自生长。

    三。

    那就是你。

    在这条漫长而艰难的路上,以真心,一直走。风雨兼程,永远赤子之心,永远眼神明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