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北京其实也有山,有峡谷,有大拐弯。我们称它为滇藏线,北京的滇藏线。

    于是还有北京的内蒙,北京的...

    photo by 遥遥

  • 2012-07-25

    湾湾小朋友。

    湾湾小朋友有着1/8俄罗斯血统。

    她,擅长弹钢琴。

    她,就是最纯净的喜悦。像一团小小的可爱的光,照亮身边所有的人。

    来吧,亲爱的小孩。

  • 一。

    前几天看到书里有一句话,说,当你决心做一件事情的时候,如果它是你要走的路,身边就会出现很多信号。你要时刻留意你身边的生活,日常的细节,它们的背后有一个声音在说话。

    这和我很喜欢的一本书《牧羊少年奇幻之旅》里讲的如出一辙。它说,预兆,omen。遵循预兆去行事,你会走向你的方向。这本书我手上至今没有,之前读的若干版本,中文的、英文的都不在手边。里面的情节我总也记不起,但是这句话记得。当你真心想做一件事情的时候,全世界都会帮你。

    但关键是,你是真心。这点很重要,也很难。百分之百,真心。而我们常常会用头脑去掩盖自己的心,甚至骗自己很多年而不知。可是一些刹那,好像是有束光照在了头上一样,你恍然大悟,你泪如泉涌,原来这么久都是头脑在死死掌控着心的律动,把它限制在一个大脑自以为安全可控的范围内。殊不知,这些安全范围只是我们很小的时候,在我们的身体不成熟的时候,大脑就把围栏给铸了起来。但我们长大了,身体和心都日趋成熟,而那个围栏,依旧小小的,如小时候一般。风吹草动,都要保护。

    如果是真心,就没有什么好畏惧。

    二。

    记得三年前,我还没有看过那本书,遥遥说起它,说起预兆。我说,那么,什么是预兆呢?怎么看得到哪些是预兆,而哪些是混淆你视听的东西?

    三年前我们都很疑惑,也一直在找寻。这个过程很有意思,在各自的命运中起起伏伏,摸爬滚打,却依然坚守着内心的一些东西。那时,我执着于“寻找”,执着于“要找到”,便是如何也找不到了。这简直就是肯定的。

    我想起黑塞在《悉达多》里写下的那段,关于追寻之执。

    “当一个人有所追寻时,他只会看到他所追寻之物。他之所以无所发现、无所获得是因为他只专注于他所追寻之物,因为他执迷于自己的目标。”

    那时觉得这句话说得好,有道理,便记下了,却依然会因为惯性而执着于找寻。找寻那个让我一再上路的东西,找寻生命中的灵魂伴侣,找寻那个意向中的光亮,找寻不知道要找什么的东西。我记得那个夜晚,在京伦饭店的那个路口,我问遥遥,你要去找什么。她笑了笑说,我也说不清楚,但你不也是在找它?

    是啊,在找什么呢?我也说不清。

    三。

    大脑知道和真正做到真的相差很大的距离。这大约就是知行合一的难。知容易,行难。

    过了这么久,回头看看那句话,我才发现,自己已经放下。放下自己死死抓住的东西,放下追寻的执着,放下自己“非要不可”的所谓的坚定。去除芜杂的东西,听心说话,顺着它走就是了,它自有方向。轻易地努力。

    但一定要干净,那些芜杂的东西太容易遮盖、左右我们的真心。特别是,恐惧。

    四。

    又回到最初的那个问题。预兆,如何判断它是预兆?又如何判断,哪些是心的声音,哪些是我们的成见,我们的害怕,我们的欲望,我们大脑想出来的一些东西?

    很难用语言描述,但我现在确实又能感觉到一些。心的指向。

    也只有去除掉成见、去除掉欲望、去除掉内心的恐惧、大脑不再自己想东想西创作各种故事。时常清洗,保持干净,心便会自然露了出来了吧。

    而真心,很干净的真心,我们便无所畏惧。

     

    相信上天会把最好的带给你。 :)

  • 2012-07-21

    在北京看海。

    北京又看海了。

    其实早就预见到了。

    本来这周末去爬山的,提前查了查天气,中雨,遂改到下周末。有朋友来北京出差,问我有什么地方推荐,我便提了野长城。但又提醒之,周六有雨,北京一下雨必成海,还是谨慎出行为妙。

    天气预报还是准的。中午便开始下大雨,有一段天黑得像夜晚,必须开灯。雨就一直这么下,直到夜深。好在家里的食物充足,做两碟小菜,一碗小汤。伴着电闪雷鸣,睡着睡不醒的午觉。醒来才发现,北京真的成海了。这大约是这些年来,北京最大的一场海。

    04年夏,来北京实习。在北京的第二天,天就下了一场漫长的大雨,可能和今天的雨一样大,或许更大些,但我并不知晓。头一夜整夜未眠,我从傍晚五点钟,睡到第二天的中午。睡时,雨还未下。醒来,雨已停。一片清凉。妈妈打电话过来慰问,说,有没有淋到?要注意安全。我一脸迷糊。海,应该出现在梦里。

    8年过去了,依然北京。住五楼,非顶层,非底层,大雨袭来,顶多窗飘点雨进来,倒是凉爽。看到网上贴的各种照片各种贴,有求救的,有提醒的,有批判的,有实用攻略的,有黑色幽默的,有翻出历史资料的,一时间沸沸扬扬。最让人心暖的还是那些不留姓名自愿营救的人。

    这种雨在南方是最最常见的,有过之而无不及,常常一连下半个月也不停息。小时候家住在一个堤坝之下,一到雨天就成了湖。通往家的小巷子里有条小臭水沟,雨天可想而知。不过好在爸爸的自行车个头儿大,我只要把脚抬起来就好。长大了自己开始骑自行车,水中技术尚可,穿过那汪水潭还真有不小的成就感。有时候雨大了,学校会放假半天。虽然只能待在家里看着雨,但就再回家路上淌着水也能寻出点快乐来。只是如果把南方的雨搬到北京,从今天的海浪情况来看,那简直就将是2012灭顶之灾。

    我知道,雨就会停,而这件事情的声音不到几天便会被更多新闻所盖去,一如以往的所有。而第二年依然如此,依然一场大雨之后看海,依然很多车在水中报废,城市的排水系统依然毫无改进。

    但总归是要有些希望的。

    又想起那首歌名,我希望我的希望不再只是希望。

  • 2012-07-13

    夏天的夜晚。

    我觉得呢,夏天的夜晚应该是不开灯的,有穿堂的风。有蒲扇,有竹床,有大树和星光。还有莲蓬,花露水,薄薄的衣衫。外婆的故事,小孩子们的打闹,慢慢地,都渐去了。夜静了,宇宙的背景奏起交响乐,星子闪烁。

    是从什么时候起,它们都没有了呢?门窗紧锁,开着空调盖着棉被。楼房一幢幢竖起,大树被砍了,星光被遮拦。

    我希望我的孩子,孩子的孩子,孩子的孩子的孩子,都还能有我做孩子时那样夏天的夜晚。

  • 过这个十字路口的时候,我想起一些时刻。

    比如除夕那天,也是在这个路口,天空蓝得像拉萨,空气干净得像高原。我拖着一堆行李,望着这个顿时空掉的城市,满怀喜悦地踏上回家路。

    又想起五一后的那个早晨,阳光正好,树影婆娑,洒下一地的树影,闪闪的。心情很快就好了,在想一些奇妙的事儿的时候。

    还有一些下午,路边大波斯菊开放的时候,又或者是捧着常青藤去朋友家的时候。

    然后夏天就到了。

    一切平常之物在阳光下煜煜发光。

  • 在想,每座地方有它自己的能量。这个能量来源于环境、也来自于在这个环境中活动的人。

    大城市,能量很多,各种交杂,很容易被它所打乱,这也是为什么我们容易烦躁的原因。然而因为它的空间也很大,你可以去在这个大的杂乱的能量中,选择与自己频率相符的,一起共振,滋养内心与力量。

    小城市,能量要弱一些,种类也少,相对来说比较一致。如果和它的主频率一致,那是最好。如果不太一致,你没有太多的选择,要么自己弱掉与其同化,要么强大自己,独立成为一个与主频不同的能量源,吸引相似的能量,互相滋养。

    其实最源源不断、新鲜、强大的能量,来自于大自然。这也是我们为什么去风景好的地方旅行,会觉得身心舒畅。哪怕就是周末郊郊游,也会觉得一周的劳累有所恢复。

    而能量需要流动,有交互,有来,有去,有激发,有消逝。

    没有一个最好的选择。地方大了,容易杂乱。地方小,容易安逸,容易被同化。如果完全回到自然的环境中,那么...?问题在于?回归是否是等同于逃避,逃避各种杂乱能量的考验?而回归与逃避的区别是不是只是心态不同而已?

    而我们之所以成为人来到这个世界上的原因是什么?无非是演一幕戏,在戏中体会酸甜苦辣,悲欢离合。没有好坏之分,没有说喜剧就比悲剧好,有时悲剧更给人力量让人深省。关键是,自己的感觉,是否觉得充盈而值得,以真心活着,没有荒废。

    老子说无为而为。并不在于做出了什么成就、什么特别的事情,世界万种事情都是能量运转的表现而已。你若是光亮的,哪怕就是普普通通的日常生活,也会散发出绚丽光亮,让这个世界更美好一点。

    我希望能够充盈地、丰富地、喜悦地、平和地、健康地生活,怀着爱,不管在哪里。

  • 2012-07-03

    这段日子。

    这段日子,博客的域名备案莫名其妙地被取消了。手续不算麻烦,却也迟迟还没有办好。有些悠闲,又有些辛苦,一晃,这一两个月就这样过去了。

    有太多波折与反复,内心的激荡,继而那些繁复渐渐散去,仿佛又回到了最初的地方。清明,简单。

    去了很多地方。上海,青岛,武汉,深圳,安顺。一站一站地,不再是以往那个独自旅行的自己,去体会路途中的种种。倒是为了与可亲可爱的人儿们相见,这种亲切比得过一切的美景。

    不再带相机。仅仅用手机拍下些许,天光美好,万物生长。

    慢慢地看书,而生活也在与此相互印证着。就如窗外那棵大树,你微微的颤动,都似颤在了我的身体里,我的心上。

    5.13 @上海,长乐路

    5.26 @青岛,浮山

    6.22 @武汉,家

    6.26 @深圳,华侨城

    6.30 @安顺,滴水潭

  • 2012-06-09

    五月

    (一)

    生命的幻象逐渐散去
    展露其真实面目
    粗糙,纹路,无所顾忌
    赤裸裸于大太阳下
    于皎洁月光下
    于暴风骤雨之中
    韧性让它顽强生长

    哪怕皮开肉绽
    也会在血肉中开出花来
    而一切又在暴风雨后的那个清晨
    露珠在微风中轻轻颤动
    闪着光,映出世界的模样

    (二)

    五月,世界开裂
    知识在大脑皮层只是浮沉
    而思考,如同皱子
    弯曲迂回,无从出口,了无意义

    冲突,冲突,冲突
    你承受得起,激烈得起
    充满力量得起

    你爱了,恨了,了解了
    你舞了,歌唱了,激起了

    在爱人的怀抱中远去
    在梦想的号角中远去
    你不累,你只是懂了

    那些激昂的幻象
    有如那些清新的梦境
    却不如牵着手,双脚接着大地

    行走应是踏实有痕的
    深深的脚印
    却毫不妨碍,拥有翅膀

    用双脚去飞
    轻盈而实在
    大地不是限制
    奔跑吧,热烈吧
    你还是孩子,我们都是真心的孩子

  • 我只是想展现更多关于“心”感受到的东西,而非各种所谓的知识道理。语言无力,影像也许更接近。

    2012.3.25。三里屯。春天还没有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