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时隔一年,我又回到这里。双手抚摸着沙的粗粝。然后,湖的形状就出来了。我知道,它是青海湖。

    小女孩和小龙猫在一起,它们总是在一起的。在青海湖边的山坡上,它们爬得很高。在湖边的时候,湖还是一条海拔三千米的地平线;在山坡上,湖便有了形状。

    湖里有一枚太阳。我点燃了一个小小的烛台,太阳在燃烧。它并不剧烈,静静地,释放能量。湖水与火焰,好像本是一体。静默中的力量。冷静与热烈并不冲突。豁达,开阔,默默地。水与火,完全相融。

    我说,在青海湖,我看到了地球原本的模样。那才是地球,北京不是地球,这些密密麻麻的人群,这些楼房,这些车流,不是地球。地球不是属于人类的,也不是属于任何其它。它有自己的节律,自己的生长。我们是它皮肤上的螨虫而已。

    开阔,平静,包容。暴风骤雨和响晴只在眨眼间。

    我想起了海子,想起了七月不远,想起了诗歌、王位、太阳。

    五年里,我一共去过四次青海湖,它好像是有一种神奇的魔力,把我一次次吸引到它的身边。一次又一次地奔赴,好像是去赴约,而每次赴约都似一个梦境,还没有缓过神,就过去了。醒来,发现它已不再。所以如此,又一次一次地被它吸引,好像永远没有结束一样。

    心中还有一些地方,似乎有着与它类似的感情,又都不一样。就像人,与人的感情一样。你对一个地方产生了感情,它也许是明了的,显化的,也许是日积月累,也许是刻骨铭心。但还有一种,类似青海湖,隐秘,牵引,你说也说不清。

    所以我说,青海湖,是一个无法言说的秘密。似前生有许。

    这个盘如此简单,却总觉得它里面有很多很多东西,又说不出来。那就不说。

    平静,清澈,有力量。

  • 2011-07-28

    隐。

  • 2011-07-27

    窗外。

    窗,隐秘而美好。

    你在外面,猜想着里面。路过,若隐若现。

    你在里面,望着外面。瞥见,一个眼神。

  • 看,它们在默默生长,安静绽放。暗藏力量。

    这世界,还是一片的光亮。

    重要的是相信。更多的人,去相信。

  • 2011-07-17

    灵山

    我去过灵山,在去年的夏天。

    那是欢乐的,和喜欢自然的朋友们。细节我忘了,确实忘了,甚至忘了在哪里过的夜,是否过过夜。但这些不重要。我的脑海里一直重复着某个画面,大片草甸,牛马成群。鲜花和露水,打湿脚底。登上顶,又有另一番模样,瓷牙咧嘴的石峰,立在雾里,仙境一般。灵山似乎一直是有雾的,虽然它没有改名叫雾灵山。

    后来我常常跟人说起灵山。说去灵山吧,那真是个好地方。

    这次又去,大片野花盛开。很适合拍小清新的照片。可我还是忍不住,在某些时刻,在明媚与盛开之中,看到这样的光景。

    其实有时候我搞不清楚自己。两种面向竟可以切换得如此快速,好似它们就是一体的两面。它们本就是一体的两面,构成我这样一个存在,一个个体。明媚的,还是...我说不上来。你看到了什么?

    我好像永远都在彩色和黑白中摇摆。彩色,固然好看。可黑白中,却又有极爱的某种气质。说不上来,就像性格里的另外一个面向。一种复杂的,无以用语言来表达的,隐喻的,东西。它好像更深到心里去一样,更敏锐,更有棱角,更冷,更有力量。

    在时光面前,我永远都只是一个记录者。

    而我们都是创造者。

  • 2011-07-09

    亲爱的小屋

    一切回到五个月前的模样。干净,简单。屋子里只不过多了几小团绒绒的绿色,黄色的窗帘明亮。风是盛夏的风,从高空吹来,带着阳光的情意和天空的清澈。想想五个月前,我初到这个屋子,是个什么样的情形呢!只有一个大背包,一个箱子。而生活,就这样一下子默默地展开了。

    那会儿日子过得很难捱,每天早晨都要整理一遍心情,才可以开始写作。心情好的时候,就回去旁边的花卉市场买两盆花儿过来。那个时候太阳还在很南边,不像现在是正头顶。然后整个白天,看着阳光和影子在红色的被子上移动,各种有名字没名字的花儿,开得美。还有几个株小苗苗,看着它们一天一个模样。

    我都忘了这样的日子是怎样结束的。

    后来我就没时间去仔细照顾这些花儿了,时间唰唰地就过去了,每天很快,八点多出门,晚上十点十一点回家。一碰到床,就粘住了,再也离不开,整个人就想瘫软在床上一动也不想动。从此我就再也没有写过东西,再也没有画过画。刚开始,刚住进这间小屋的时候,我是画画的,经常画。因为,在这样明媚而清新的小屋里,你是不可以不画的。

    然而日子就这样过去了,我要和它说再见了。

    还有闹闹,每天回来,远远地就能听到他的叫声。还没开门,就听到它小爪子挠门的声音。门一开,他就欢快地扑上来,像个小疯子一样。做一个小疯子多好啊,无忧无虑的小疯子。小疯子今天走了,走之前依然也没有正眼看小乖一眼。但这不重要。

    你有没有觉得,每一个屋子,都像是一个人似的,你和它是有感情的,它和你也是。它不会说话,也没有表情,但你能感觉得到它,它的脉搏,它的微笑。它对你温暖的包容。

    整理东西,整到最后,坐了下来。瞥见床头,安静地躺着一句话,“人的一生,总是为了追寻生命中的光,而走在漫长的旅途上。”

    谢谢你陪我走过这段旅程,亲爱的小屋。

    “总是要说再见,相聚又分离,总是走在漫长的路上。”

  • 2011-06-30

    忍耐。

    一。

    “发展跟每个进步一样,是深深地从内心出来,既不能强迫,也不能催促。一切都是时至才能产生。让每个印象与一种情感的萌芽在自身里、在暗中、在不能言说、不知不觉、个人理解所不能达到的地方完成。以深深的谦虚与忍耐去期待一个新的豁然贯通的时刻。” --里尔克

    二。

    “整个存在都在等待适当的时机。甚至连树木都能够知道这一点,什么时候应该开花,什么时候应该放掉所有的叶子,而赤裸裸地矗立着,顶住上面的天空。当它们赤裸裸的时候,它们还是很美的;它们在等待新的树叶,它们非常信任着当旧的叶子掉光后,不久之后,新的就会长出来。在宁静和等待之中,你内在的某种东西会继续成长,你真实的本性会继续成长。一切现在所要的就只是觉察、耐心、和等待。保持耐心,融入自然的韵律。让自然自己走出它的路线。”

    三。

    “忍耐不是压抑。忍耐是看清事物真相后,怀着爱,静静等待。”

    四。

    “有时候若是你站在路边或驻足湖畔,凝视着一株花,一棵树,或者辛勤耕作的农夫,而此刻你只是保持静默,不幻想,不做白日梦,不觉得疲劳厌烦,只是极度地静默,也许,爱就会降临到你身上。”  --克里希那穆提

  • 2011-06-29

    树。

    我常常会想起这棵树。在旱季末尾的吴哥窟。

  • 小GRDII在临终前的最后一组照片。那还是春天刚刚开始的时候,一切都在绽放之中。

    自从你走后,我再也没有拿起过相机。